鹿包子萌萌哒

本人凯千➕牛鹿党,有喜欢的可以找我玩~

【03:00 天价烤红薯,包邮带回家】

赞一个👏👏不过我们往昔is real✌️

三月三肆叁:

每小时多爱你一点❤




十八岁的小王子也请继续披荆斩棘,向阳生长




同性合法AU,勿上升


===========================




01


 


王俊凯心情有些不美丽。


 


跟着几个朋友来到这个没有WiFi没有4G手机信号都时有时无的地方做调研已经是第五天了。要收集的数据都差不多了,王小少爷闲来无事,便主动请缨替帮了他们大忙又昨天晚上突然生病起不来床的隔壁刘大爷卖他的烤红薯。


 


推着刘大妈装好红薯的小车车,到街边找好位置站定了,王小少爷这才犯起了愁。


 


竟然忘记问,要卖多少钱一个了。


 


他过惯了锦衣玉食饭来张口的生活,吃什么用什么都有专门的人打点,就算自己去买也从来没有留意过价钱,哪里知道市场价格的行情。


 


刚刚一个拎着菜篮子的大妈过来问价,不过就是随口说了一句一百块一个就被瞪了一眼还骂了一顿,王俊凯心里苦。


 


这——么好吃这——么香的烤红薯,一百块一个很贵吗?


 


王小少爷从天亮等到天黑,也没卖出去一个红薯。悻悻地拿了一个自己啃起来,被烫得原地蹦跶也不肯撒手,烤红薯可真是太好吃了!


 


明白自己是卖不出去了,王俊凯不服气地准备收摊,没想到有个打扮还挺时髦的男生迎面走过来了。


 


“哎!帅哥!烤红薯来一个吗?”


“多少钱一个?”


“很便宜的,就一百块钱一个,真的特别好吃!”


“一百块钱一个烤红薯还便宜?你逗我呢。”男生说完便一副要走的架势,被王俊凯伸手扯住了袖子。


他今天已经被骂习惯了,这男生已经是口气最好的了。今天唯一的一单希望,千万不能就这么放走了。咬了咬牙,王俊凯决心看在他长得好看的份上给他打个折,兴许就能卖出去了呢:“那…那…我给你便宜一点,九十行了吧!”


 


小农村昏暗的路灯下,王俊凯的眼睛却亮晶晶的在发光,似是盛满了整片星河,带着几分讨好意味的笑容莫名有些像讨糖吃的小孩子。


 


男生眼神暗了暗,嘴角勾起微微的弧度,然后点了点头:“我没带现金,支付宝行吗?”


“行行行!”王俊凯霎时便笑开来,掏出手机准备给他二维码,按了半天都是黑屏,小脸儿又委屈巴巴地皱了起来,“手机……没电了……”


“噗。”男生忍不住笑出声来,瞥见王俊凯可怜兮兮的样子又止住了笑,清了清嗓子,把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输你账号吧。”


“好!”手指飞快地在屏幕上按了几下,王俊凯盯着手机上转圈圈转了半天后终于转账成功的界面笑得见牙不见眼,把包好的烤红薯递了过去,“真的很好吃的!明天也要来买哦!”


 


 


 


02


 


易烊千玺心情有些过分美丽。


 


自从被他亲娘打包扔到这个穷乡僻壤美名其曰体验生活实则是为了罚他不肯答应和王氏集团的联姻以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今天他像过去的三天一样,左手热乎的烧饼右手盘着核桃瘫在椅子上戴着墨镜晒太阳。不经意间抬头一看,嚯,街对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个挺好看的小少爷摆摊儿卖红薯。瞧那一身的行头,没有个五六位数绝对下不来,白白净净又精致的脸蛋一看就不是乡下人。


不过小少爷表情可真丰富,一会儿撇嘴一会儿皱眉的,就差没把“我很委屈”四个大字儿直接写脸上了。


 


观察了一天卖红薯的小少爷,易烊千玺见小少爷像是要收摊了,拍拍屁股起身绕了一圈然后不经意“路过”红薯摊,果不其然被叫住了。


 


就凭小少爷那张脸,别说一百块的烤红薯,一千块一万块的他易烊千玺也乐意买。起了坏心思想逗逗他,小少爷还真就一副豁出去英勇就义的架势给打了折,有意思。


 


躺在扯拉了好几层关系的远方表舅家的小木床上,易烊千玺翻着支付宝里刚刚的转账记录笑开了花。


小少爷的头像是元气满满又中二十足的路飞,实名认证后面的名字——王俊凯,怎么莫名有点儿眼熟?


 


王俊凯王俊凯王俊凯……到底是哪里见过这个名字来着?


 


易烊千玺在床上翻滚了半天,终于垂死病中惊坐起,想起来了!


 


可不就是那个王氏集团的小公子嘛!!!


 


早知道是他那他还拒绝个什么劲!


 


易烊千玺火速拨通了自家母上大人的电话,兴奋地大喊:“妈!我想通了!这个婚我结!你快把我未来老婆的资料发我一份!”


 


他远房表舅这才知道,原来这孩子嗓门还挺大。


 


 


 


03


 


第二天易烊千玺特意起了个大早,推着从隔壁老赵家借来的平车,乱七八糟的零件铺了满地。


戴好墨镜,“修车配钥匙”的牌子靠树上一摆,易烊千玺老大爷一样大咧咧叉着腿坐在木椅上盘起了核桃。


 


脚尖点地,易大爷掐指一算,抬起了头,远远望过去便看见王小少爷推着和昨天一样的车出来卖红薯了。


 


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易烊千玺嘚瑟地抖起了腿,心里默数起十秒倒计时。


 


数到一时,一双蹭亮的小白鞋不出所料在眼前站定了。


 


“喂,大爷,您占了我的位置了。”


 


大爷?易烊千玺藏在刘海儿下的眉毛挑了挑,有我这么年轻时尚又帅气的大爷吗?行,大爷就大爷,媳妇儿说啥就是啥。


 


“小朋友,我这可是百年老字号的修车铺,怎么就占了你的位置了?”


“我昨天就是在这里卖红薯的,这是我的地方!”


“哟哟哟,不得了,你大爷我就一天没出摊儿,位置被占了不说,还要被一个毛头小子倒打一耙,我这个老头子哟……”易烊千玺装模作样地捂胸口,还摸了摸并不存在的胡子,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个被年轻人欺压的老人。


 


这演技,王俊凯看了都给满分。


 


王小少爷屏气呼气,白眼恨不得翻上天,握紧了拳头又松开,径直走过去摘了易烊千玺的墨镜。顺便还踢了踢有些年岁的木椅,发出咯吱一声响,连带着椅子上坐着的人都跟着晃了两下。


 


“易烊千玺,你差不多得了啊。”


“你怎么知道我叫易烊千玺?”这下倒是易烊千玺愣住了,这个剧情走向跟他写好的剧本怎么不太一样?


“我不仅知道你叫易烊千玺,我还知道你是易氏集团的大少爷。”王俊凯拿出手机扬了扬,脸上挂着藏不住的小骄傲,“昨天我见你的时候就觉得眼熟,回去刚看完支付宝的记录,我妈就给我打电话了。我告诉你,想跟我结婚,没门!”


“诶,等等,你之前就看过我照片儿?”


“他们说要联姻的时候我就看过你的资料了。”


“我这么帅一大帅哥你竟然不心动?”


“心动你大爷!”果然资料上除了照片都是假的,什么翩翩公子谦逊有礼,分明就是个不要脸的浪荡子!王俊凯头也不回地便推着红薯车走了,想了想不解气,又拐回来给了易烊千玺一脚,“我最后警告你一次,识相的就去跟伯父伯母取消婚约,这个婚我死都不会跟你结!”


 


易烊千玺盯着王小少爷越来越远的背影若有所思,然后噗嗤一声,笑出了梨涡。


 


“妈,刚刚小凯来找我了,他说想让你们尽快把婚事安排好。但是他害羞,不好意思开口,所以以后我俩的事儿您和王伯母找我说就行了。订婚的事还得劳驾您和王家长辈那边多费心了,越快越好。”


 


这个婚,小爷我还偏就结定了!


 


 


 


04


 


远在B市的易家爸妈听完自家儿子的电话简直乐坏了,忙不迭就找亲家商量去了。


 


“要我说,这年轻人呐,就得给他们时间相处,这不才几天,我家烊烊就改口了。”


“是啊是啊,昨天我给我儿子说的时候他还不大乐意,没想到是已经碰上你们家千玺了。我家小凯啊,就是脸皮薄,现在想想,昨天那不乐意估计就是不好意思。”


“之前俩孩子死活不愿意见面,结果阴差阳错在一个小地方就碰上了,也真是有缘分。看来这门亲事啊,老天爷都在牵线,咱们可得好好准备。”


“亲家母说的是呐!”


 


全然不知自己已经被卖了的王俊凯还在犄角旮旯的乡村里收东西,准备逃离易烊千玺的视线。


 


村里一天只有上午和下午两趟大巴到镇上,调研基本结束,王俊凯便和队友打了声招呼,赶着上午的大巴提前走了。


 


车子没开出多远天色便骤然阴沉起来,在这边待了几天,天阴时候雨也从来下不过二十分钟。王俊凯不以为意地看了看外面,继续低头摆弄手机,颠簸的山路晃得他头晕,索性直接戴了耳机闭上眼睡觉。


 


迷迷糊糊不知道睡了多久,一道闪电划破天空,王俊凯被突如其来的光亮刺激得皱了皱眉,紧接着便被巨大的雷声惊醒。呼啸的风声隔着车窗也听得清清楚楚,豆大的雨点砸在玻璃上,在窗沿积成小小的河。


 


王俊凯看着外面黑云压城般的天色,有些恍惚。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还不到中午。


 


原本坐得满满当当的大巴只剩了四五个人,王俊凯还在愣神的空档车子停了下来,剩下的一对夫妻带着两个孩子也下了车。


 


车上只剩自己和司机了。


 


司机师傅似是也发现只剩一名乘客了,便扭过头来朝王俊凯喊道:“小伙子,都下车了,你不下去吗?”


不安和忐忑抑制不住地从心底里升起,王俊凯抓了抓怀里的背包,亦步亦趋挪到司机跟前:“这趟车不是到镇上去的吗?”


“是呀,可是你看外面这天,保不准咱们连这山口都过不去。”司机打量了两下王俊凯,了然于心地点点头,继续发动车子往前开,“你是外地人吧,我就说。一般这种天都没什么人出门的,在路上遇到的也就近找亲戚家里去住了。”


“不就是下雨吗?”


“我们这里的雨啊,要么是下不起来的蒙蒙雨,要么就是今天这样的暴雨。到镇上得过去那个山口,瞧今天的雨,估计悬。”


 


果然,走了约摸二十分钟,前面便是整排停下的汽车了。


 


“唉,我果然没猜错,今天又得在这车上过夜了。”司机倒是习以为常,从座椅下面拿出来一瓶矿泉水和一件军绿的旧大衣,“肯定又是山体滑坡封山了,我们这地方小,一般都是第二天早上才有人过来清理,所以咱们今天估计是过不去的,只能在这车上将就一晚上了。”


“就只能这样干等吗?”


“多少年都是这样,只能等镇上那边收到消息派人过来了。况且雨还没停,现在也没法儿清理。”


 


王俊凯跟司机道了声谢,坐回了原来的位置。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想要找人帮忙也是不可能了。


 


窗缝里钻进来的风裹着一层湿意,凉飕飕的,王俊凯翻了翻行李箱,也只翻出来一件薄薄的风衣外套。


 


揉了揉干瘪的肚子,又颤抖着打了个哆嗦,不光是冷,他还饿。


 


都怪那个该死的易烊千玺,要不是他,他至于这种天气出走,被困在这里么。


 


 


 


05


 


村子里人口本来就少,互相之间都差不多认识,易烊千玺稍一打听便知道王俊凯坐着上午的大巴去镇上了。


 


越下越大的雨似乎不是个什么好兆头,易烊千玺听表舅说一般这种天气很容易滑坡,到镇上去的唯一山口很有可能被封住,更是按捺不住心里的躁动,收拾了东西就要走。


 


他不能让王俊凯一个人。


 


表舅劝也劝不住,只得塞给易烊千玺一堆吃的让他路上备着,末了还递给他一件厚厚的棉大衣:“烊烊啊,你可千万别嫌这大衣不好看不穿,山上晚上特别冷,万一真是到不了镇上,你得照顾好自己。”


“知道了表舅,我到镇上了再联系您,先走了。”


 


匆匆跟表舅道了别,易烊千玺套上雨衣便直接踏进了雨里。豆大的雨点砸落在坑坑洼洼的泥土路上,氤氲的水汽在阴暗的天色下模糊了视线,十米开外处已然看不清轮廓。


 


从小养尊处优的大少爷从未在如此恶劣的天气下出过门,可是思及王俊凯还一个人不知身在何处,便再顾不得脚下厚重的泥泞,大步向前走去。


 


原定下午出发的大巴上空无一人,鬓角发白的司机师傅眼见着天色愈发阴沉,关了门正要从驾驶座上下来,被突然冲出的少年当堂拦下。


 


“拜托您以最快的速度向镇上开,多少钱都可以。”


“小伙子,不是钱的问题,实在是今天这天……”


“求您了,我爱人他现在一个人困在路上,我得去找他。”


“这……”被少年眼中闪烁的星芒震慑住,司机师傅想起自己家里的妻子孩子,终究还是不忍心,点了点头,“好吧,我答应把你尽量送到山口,但是不能再走的时候我得折回来。”


“行!”


 


一路上巴巴地望着车窗外倒退的风景,易烊千玺焦急地跺着脚,恨不能插上竹蜻蜓或者扑棱扑棱翅膀直接飞到王俊凯身边。


 


不知道他有没有带吃的,穿得厚不厚,现在怎么样。


 


猛地一个刹车,易烊千玺顺着惯性向前倾了半边身子,脑袋“Duang”地砸向前座椅背。


 


“小伙子,前面已经堵得不能再走了,我只能把你送到这儿了。”


 


道了声谢,易烊千玺拎着背包直接跑下了车。


 


路边零散站着几个下车休息的乘客和司机,向前是望不到头的车辆,夹杂着各种大小样式的面包货车和大巴。


 


易烊千玺顺着向前一辆一辆看过去,每逢见到一辆大巴车便敲开门走上去找寻一番。不知道走了多久,找了多少辆车,还是没有见到王俊凯的影子。


 


冰凉的雨天里易烊千玺硬是走出了一身的汗。


 


前方依旧是数不清的长队,易烊千玺两手支在两侧膝盖上,深呼吸稍作休息。沁凉的空气直入胸肺,呛得人连连咳嗽。额头鬓角的汗遇上带着水汽的冷风,易烊千玺猛地一个哆嗦,又打出了接连几个喷嚏。


 


胡乱抹了把脸上混着的雨和汗,易烊千玺顾不上喝口水,继续往前寻找。隔着两米望见前侧车窗上靠着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易烊千玺如释重负地笑开来,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去。


 


“小凯!”


 


被浑身湿哒哒的人抱进怀里时王俊凯还有点儿懵。


 


脖颈处温热的呼吸冲散了浑身的凉意,左心房某个不知名的地方突然乱了节奏,砰砰砰剧烈跳动着。


 


“我找到你了。”


 


垂在大腿两侧的手不由自主攀上了那人并不宽厚却充满安全感的肩膀,所有的不安与无助顷刻间烟消云散,王俊凯觉得喉咙莫名有些酸涩,眼中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没事的小凯,”感受着怀中人微微颤抖的身体,易烊千玺轻轻拍着他的后背,轻柔地吻过他微卷的发丝,“我在,别怕。”


“谁、谁怕了。”从短暂的失态中回过神来,王俊凯吸了吸鼻子,把差点涌出眼眶的泪逼了回去,手上使力推开了易烊千玺,“你离我远点。”


 


雪白的风衣沾上了几滴雨水,王俊凯装作嫌弃地低头拍了拍被浸湿的几片布料,被易烊千玺攥住了手腕儿,直接扒下了外套。


 


“喂!”


 


长长的眼睫还挂着小珠子,像兔子一样发红的双眼着实没有任何威慑力。易烊千玺不管不顾地把身上穿着的棉大衣披在王俊凯身上,直接吻住了那张还想再说些什么的小嘴。


 


“我知道的,你十岁那年……以后有我在,不会再让你有事了。”


 


九年前,也是这样的雨天。


 


小小无知的孩子沦为商业战争的无辜牺牲品,一个人被关在漏雨的草房里整整三天。被救出来时已经烧到神志不清,只剩一口气吊着。


 


醒来后王俊凯对那件事全然没了记忆,只模糊地记得砸在身上的雨滴,和淅淅沥沥的雨声。自那以后,心底里便对阴雨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抗拒和恐惧,一个人在接触得到雨的地方待得时间稍长一些就会抑制不住地害怕。


 


王俊凯不知道易烊千玺是何从知晓这些的,只是溢满全身的暖意骗不了人,身边多一个这样的他……好像还不赖。


 


 


 


06


 


自小在城里长大的两人到底还是低估了乡下的雨夜。


 


睡得迷迷糊糊之际便被不同寻常的灼热温度唤醒,王俊凯脑袋还枕在易烊千玺肩上,闭着眼伸手探上他的额头,滚烫的温度吓得王俊凯霎时困意全无。


 


“喂,醒醒。”轻轻摇了两下,易烊千玺只是皱了皱眉,哼唧了一声又没了动静,眼睛都没睁开过。


 


王俊凯脱下棉大衣盖在易烊千玺身上,骤然袭来的凉气刺激得他立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从随身的行李箱里翻出备着的常用医药,王俊凯借着手机的光打量着还在昏睡的易烊千玺。


 


这好像是自己第一次这么仔细地观察那人刀刻般的五官。


 


淡淡的眉心痣藏在薄薄的刘海儿之下,嘴唇上一粒小小的唇珠性感又迷人。不自觉地想要抚平他微微蹙起的眉,手指碰到那人额前的碎发时王俊凯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刚刚近似荒唐的行为。


 


懊恼地收回了手,尽管知道没人看到还是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王俊凯扯了扯易烊千玺卫衣的帽子,叫着他的名字:“易烊千玺,易烊千玺,起来吃药。”


“二十别闹。”易烊千玺只当是家里养的那只小猫又调皮地闹他,伸手胡乱在空中挥了两下,头一歪继续睡。王俊凯被他弄得没脾气,低低笑了一声,然后两手捏着他的脸颊肉扯了扯:“易烊千玺小朋友快起床啦!”


 


没清醒过来的易烊千玺还有些蒙圈儿,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看了王俊凯好半天也没有下一步动作,倒是把王俊凯盯得心里小鹿乱撞个不停。


 


“看什么看,不许看了,快吃药。”凶巴巴地直接把水杯怼到了易烊千玺嘴边,喂药的动作却是温柔得可以化出水来,王俊凯注视着还迷瞪着的小朋友咽下了两颗药片,关了手机的手电筒,靠进易烊千玺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紧了紧裹着两人的棉大衣,“闭眼,睡觉。”


 


易烊千玺听话地闭上眼睛,状若无意地把怀中的人搂得更紧了些。


 


黑暗中王俊凯看不到的角度,刚刚还一副懵懂模样的少年又悄悄睁开眼,微微侧头吻了吻他的发旋,扬起一个餍足的笑。


 


相偎而眠。


 


 


 


07


 


第二天傍晚时分总算到了镇上,两个人一路直奔火车站,却被告知这两天火车封路停运,最早回到B市的火车也要后天晚上才能出发。


 


王俊凯寻思着找个小旅馆将就两天,身旁神采奕奕的易烊千玺立马跟上。他走一步就跟一步,活蹦乱跳精神抖擞的样子哪儿还有半点儿生病的痕迹。


 


“病好了就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别跟着我。”


“我手机钱包刚刚在车站门口都被偷了,现在可是身无分文,小凯你忍心见死不救吗?”易烊千玺翻出外套空荡荡的口袋,扁了扁嘴,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小城镇昏黄路灯的光照得易烊千玺原本棱角分明的脸庞分外柔和,配上眨巴的大眼睛和圆圆的小梨涡,向来吃软不吃硬的王俊凯还真有点儿受不住。


 


正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收留他两天,就见着易烊千玺卫衣中间的大口袋突然亮了起来。


 


“不是,小凯,你听我解释……”易烊千玺尴尬地笑,心里早把此刻打电话的人骂了一千遍。手机还在不知疲倦地闪烁震动着,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倒是一边王俊凯好笑地看着易烊千玺吃瘪的模样,直接从他口袋里掏出了手机:“伯母的电话,快接吧。”


 


“兔崽子胆儿肥了,你妈的电话都敢不接了?”隔着听筒也能听到易妈妈愤恨地数落着自家儿子,王俊凯欣赏着易烊千玺对着手机龇牙咧嘴风云变幻的表情,噗嗤一声笑出来,两颗若隐若现的小虎牙明晃晃的。电话那头的易妈妈听出了儿子旁边有人,跟易烊千玺说话的语气瞬间放缓了不少,“烊烊啊,你跟谁在一块儿呢?”


“小凯在我旁边呢。”易烊千玺冲王俊凯使眼色,待他稍一靠近就把手机递了过去,压低声音跟他商量,“我妈身体不好,要是跟你提联姻的事儿你先顺着她,别让她生气。”


 


王俊凯自小也是受菁英教育长大的,在长辈面前一向表现得乖巧懂事,接过电话便先甜甜道了声“伯母好”。


 


比起易烊千玺这个亲生儿子,易妈妈显然对未来的儿媳更为宠爱,家长里短关爱了好一通,最后又把话题引到了两人的婚事上。


 


“小凯啊,伯母知道你们都还年轻,不想早早地就被婚姻束缚住,但是我想你和烊烊都明白,你们的出生就决定了你们肩上的责任。烊烊跟我说对你一见钟情的时候,老实说,我这个做母亲的放心了不少。联姻是不可避免的,若是能遇上真正喜欢的人,岂不是件大喜事。你是个好孩子,烊烊也是我一手培养长大的,虽然有时候孩子气了一点,心眼儿还是好的。伯母请求你,和烊烊好好相处,好吗?”


 


听着电话里温柔的女声,王俊凯下意识抬眼望向路灯下无聊踢着石子的易烊千玺。两个人的视线交汇在一起,彼此交换了一个淡淡的笑。


 


“伯母言重了,千玺他很好,对我也很好。”


 


 


 


08


 


两个人最后挑了一家附近的旅馆入住。


 


登记的时候王俊凯才发现,丢钱包的不是易烊千玺,是他自己。易烊千玺眼疾手快递上了自己的身份证,跟前台扎着羊角辫儿的姑娘解释了两句,三言两语就拿到了房卡。


 


“怎么只有一张?”


“只剩最后一间大床房了。”易烊千玺无辜撇手,“最近很多我们这样赶火车又被困在这儿的,有的住总比露宿街头要好吧。”


王俊凯将信将疑地审视了一番易烊千玺,瞥见不远处抬头望天的前台姑娘,了然于心地点了点头,抬腿踹了一脚被盯得心虚的易烊千玺,撇过头露出一个浅浅的笑:“走了,愣着干嘛。”


 


不大的房间里,一张床占据了大半的空间。易烊千玺把肩上的背包随意一甩,直接躺倒在床上,喜滋滋地打了两个滚。累了将近两天,沾着柔软大床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美好。


 


被枕头下的东西硌到便随手一摸,赫然是两盒纸质包装的安全套。


 


王俊凯显然也看清了易烊千玺手里的东西,腾的红了脸,气氛霎时尴尬了起来。


 


两个人默默无言僵持了将近两分钟,易烊千玺率先打破沉默,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


 


“我先去洗澡。”


 


易烊千玺话音刚落,就被突然靠过来的王俊凯抓住了袖子。


 


“易烊千玺……”王俊凯紧紧闭着眼,手往一个方向指了指,“有虫、虫子……”


不过是一只不足小指指甲盖大小的蜘蛛,易烊千玺看王俊凯躲在他身后的样子不觉好笑,一脚送了那只蜘蛛上西天,转过身把王俊凯揽进怀里,低声耳语:“没想到我们小少爷还怕虫子啊?”


“闭嘴。”王俊凯从小是个胆子大的,让他害怕的东西一只手就数的过来,可是短短两天时间害怕丢人的样子全被易烊千玺看尽了。王俊凯把脸埋进易烊千玺肩头,有些自暴自弃地叹气,“算了,你想笑就笑吧。”


“小凯,”易烊千玺收住笑意,好听的苏音盛满了温柔,认真说道,“在我面前你只要做自己就好。”


“易烊千玺。”


“嗯?”


“我想吃烤红薯。”


“好,”易烊千玺呼噜了两把王俊凯柔顺的头毛,笑着应下了,“我现在去给你买。”


 


 


 


回来的时候王俊凯已经洗完澡换好了睡衣,毛巾盖在头上正在擦头发。揉搓的力道看得易烊千玺瞠目结舌,三两步上去夺过了毛巾阻止王俊凯看起来像是自虐一般的行为:“我来我来,你吃红薯,趁热吃好吃。”


 


王俊凯自然地接过热腾腾的红薯,盘腿坐在床边由着易烊千玺帮他擦头发。修长的手指穿过沾着水汽的发丝,不轻不重的力度让王俊凯舒服得眯起了眼。


 


如果一定要步上婚姻的尘路,而那个人是易烊千玺,似乎未尝不可。


 


“喂,易烊千玺。”王俊凯扬了扬手里的烤红薯,扭头喂到了易烊千玺嘴边,“烤红薯吃吗?”


就着王俊凯的手咬了一口,烤得软糯的红薯入口即化,香甜的味道迅速溢满了口腔,易烊千玺笑出了唇边梨涡,点了点头:“嗯,好吃!”


“一百块一口哦~”王俊凯伸出食指晃了晃,桃花眼弯弯,“拿钱来!”


“王小少爷这是天价吧?”


“那……给你包邮?”


 


 


 


09


 


回到B市以后,王俊凯在自己的Kingsize大床上睡得昏天暗地,被自家爸妈拎着耳朵催促着送出了门。


 


“今天可是跟亲家说好了的,你们两个去挑订婚的戒指。”


 


才分开了不到两天的易烊千玺和王俊凯在B市某商场门口面面相觑,两个人竟是不约而同地穿上了同款不同色的毛衣,一黑一白两个明晃晃的A正中左胸口。


 


路过卖花的小女孩儿睁着天真的大眼睛,最后选择了白毛衣的王俊凯,歪着头轻轻拉了一下他的衣摆,乖巧地问:“哥哥,你买花吗?”


王俊凯蹲下身来,摸了摸小女孩儿的头,盈盈的桃花眼温柔似水:“麻烦你帮哥哥拿一枝玫瑰好吗?”


“哥哥,你真好看。”小女孩儿呆呆地和王俊凯对视着,笑弯了眼,然后低下头去花篮里翻找,“妈妈说玫瑰花是要送给喜欢的人的,哥哥有喜欢的人了吗?”


接过女孩儿递来的玫瑰花,王俊凯抬头看了看站在身边的易烊千玺,回给女孩儿又一个温柔的笑,两颗虎牙分外可爱:“哥哥也不知道呢,不过哥哥有了想送玫瑰的人哦。”


“啊……”小女孩儿叹了口气,有些遗憾地低下了头,“那我就不能嫁给哥哥了……”


 


送走了两个马尾辫甩得老高的小女孩儿,王俊凯直起身来,把手里的玫瑰递给了易烊千玺:“呐,给你。”


“特意给我买的?”易烊千玺眼睛亮了亮,伸手接过,淡淡的玫瑰香气沁入鼻腔,“花很美,也很香。”


“易烊千玺,我……”咬了咬下唇,王俊凯支支吾吾说道,“你再给我点时间,我、我现在还是……”


“不急,来日方长。”易烊千玺揽过王俊凯的肩膀,带着人向商场里面走,“不过我的名字这么长,以后是不是可以不用叫全名了?”


“易……千玺。”


“哎,在呢~”


 


 


 


10


 


一个月后,易氏集团大公子的成人礼上,宣布易氏集团与王氏集团将共同开发长期项目的同时公开了两家联姻的重磅消息。


 


B市有头有脸的政商名流齐聚一堂,易烊千玺牵着王俊凯的手站在台上接受人们或真心或假意的祝福。


 


无名指上的对戒在名贵的水晶吊灯照耀下闪烁着熠熠的光彩,相扣的十指传递着彼此的体温。


 


年轻的新人交换了一个缱绻缠绵的吻,迎来台下一片热闹的欢呼。


 


“生日快乐,千玺。”王俊凯勾着易烊千玺的脖子,趴在他肩膀咬耳朵,“也祝你成年快乐。”


“既然我们都是成年人了,那是不是可以做些成年人才能做的事了?”易烊千玺揽着王俊凯盈盈一握的细腰,把人往怀里又带了带,“你说呢?王小少爷~”


“我说……”王俊凯狡黠地笑,虎牙在易烊千玺裸露的细长脖颈留下一处惹眼的红印,“易大少爷先把欠我的红薯钱还了如何?”


“那我只好以身相许……用一辈子来还了。”


“那我也只好勉为其难……勉强同意好了。”


 


 


 


FIN.




下一棒交给我们龙哥啦ღ( ´・ᴗ・` ) @龙少爷 

评论

热度(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