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包子萌萌哒

本人凯千➕牛鹿党,有喜欢的可以找我玩~

you and me

小梨涡:

 
     


 10. 甜甜的柯柯


    


   


邬童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尹柯这段时间过的这么委屈,却不肯多说一句。


他一直以为不再靠的太近才是最好的选择。


    


现在他发现自己好像做错了,让尹柯这么不开心的也是他没错了。


    


    


明明暖气开的很足却总也暖不热尹柯。


    


邬童抱着略有些发颤的尹柯,动了动想起来再拿床被子,尹柯好像感受到热源要走,“你不要走,我好冷。”尹柯好委屈,我都这么难受了,怎么还走。


    


“我不走,柯柯,你太冷了我再拿床被子就过来,好吗?听话,”邬童轻哄着,还拍拍尹柯的背。


    


尹柯虽然依言松了手,却还是委屈的不行,小嘴巴撅着,眼睛却还是闭着的。


    


邬童快速的拿了被子又给两人盖了一层,躺进被窝里看到这样的尹柯,忍不住的想,


“尹柯也太可爱了吧,他真的成年了吗,”


    


邬童轻轻拿手抚平了尹柯因为难受而皱起的小眉毛,尹柯乖巧的抱住了他。


     


邬童看着那么听话那么软又那么可爱的尹柯,那颗小唇珠好像在邀请他。


    


低头亲了亲微嘟起的小嘴,没忍住又嘬了嘬看着就很好吃的唇珠,甜的。


     


尹柯仰起头缓缓回应着他,邬童本来躺在那么热的被窝有些全身发烫,这下更是血气上涌,


    


伸出舌尖一圈一圈的舔祗着尹柯的嘴巴,又有些发狠的吸着尹柯的下嘴唇,


    


尹柯感觉到有些疼,张嘴想说话,正好给了邬童机会,小舌头顺势就滑了进去,舌尖扫荡尹柯的口腔,尹柯生病本身就有些发苦的嘴巴意外的被邬童尝出了甜味。


    


邬童使坏的拿小虎牙轻轻磨着尹柯,嘴里含含糊糊的说着,“尹柯,跟你接吻的我是谁啊,你知道吗”


    


尹柯整张嘴被含着也说不出话,邬童也没想着让他说话,舌尖缠着尹柯的舌头搅动,给尹柯吸的舌尖发麻,想要躲开,邬童却是一直不放开,


  


“这人啊,平时霸道,连接吻都那么霸道。”尹柯在间隙还能分神。


    


    


邬童松了口,


尹柯终于被放开,正“呼呼呼”的吸气,却猝不及防被压住了。


    


邬童感觉刚才那样不太舒服,直接翻身压在了尹柯身上,其实也只是趴在他的上方,把尹柯的脸扭过来,邬童想要面对面仔细看着尹柯。


尹柯却是有些害羞,怎么都不肯睁眼睛,还努力把头偏过去,他清清楚楚的知道这个压在他身上的人是邬童,他不知道怎么就成了现在这样,他只知道的是他很开心很开心。


    


邬童看着有些不好意思但也没有把他推开的尹柯,低头又亲了上去。


    


他还有些后悔,不知道之前的自己到底在坚持什么,那么甜的味道为什么今天才吃到。


    


邬童一只手托住了尹柯的后脑勺,一只手捧着尹柯的脸,怎么也尝不够似的一直在啃啃咬咬。


    


    


本来摸着脸的手缓缓下移,经过脖子到了锁骨的位置,可真的瘦,摸着那块凸起的骨头,邬童想着这简直是没有什么肉了,还是要养的软软的才好。


    


继续向下走,邬童摸到了那颗凸起,已经自己立起来了,邬童尝试着捏了两下,不出意外听到一声“嗯~”


     


这一声听的邬童感觉苏到了骨头里,手下没了轻重,“疼~”尹柯软乎乎抱怨。


    


“我轻点轻点”邬童嘴上哄着,手下却还是揉揉搓搓的。


    


邬童把尹柯的嘴巴啃的水光潋滟的,有些红肿,就伸出小舌头轻轻舔舔,


    


尹柯说句话舌头微微探头,更是让邬童直接卷住了往自己嘴里带,还是停不下来,却感觉到尹柯有些推拒。


    


尹柯自己的舌头被带进邬童的嘴巴里,感觉被扯了好长,邬童还停不下来,尹柯都感觉自己舌头快要掉了。


    


邬童以为尹柯是不能呼吸了,便松开了口,给尹柯喘息的空间。


    


又亲在了肖想好久的锁骨上,从这边亲到那边,努力留下了一个个的小草莓。


     


邬童看着自己的杰作很满意,想着明天想赖都赖不掉了。


     


尹柯本就大敞的衣领,现在被邬童一扒拉胸前和腹肌更是全露出来了。


    


邬童叼住已经被他捏红了的凸起,用舌头细细慢慢的描摹,听着尹柯小猫咪一样“嗯~嗯~嗯~”的小声呻吟,感觉自己浑身热的快要爆炸了。


    


    


“尹柯,你喜欢我吗?”邬童突然停下所有动作,


    


“喜欢的,喜欢的。”尹柯被刺激的本就迷糊的现在更是什么都来不及思考,只顾把最直观的感受表达出来。


    


邬童听着尹柯这下意识的回答,


想着尹柯真的好甜,随随便便一句话更是能甜到人心里。


    


这会尹柯的身体也不再是刚才那么冰冰凉的,


    


但是邬童还是怕自己这样放肆再给人生病加重了,只又把睡衣给他整理好,盖好被子。


    


有邬童这样一个大暖炉在身边,


尹柯也真的是困了,哼唧了两声就没动静了,


    


只是没隔多久就翻个身,看起来还是睡的不太安稳。


    


邬童轻拍着旁边熟睡的人儿,想尽量能让他睡的舒服,不再难受。


“尹柯,尹柯,起来了,我们回去了。”


“哦,好”尹柯揉揉刚睡醒的脸。


梦里梦到他回来了,醒来就窝在他怀里,尹柯有些分不清梦还是现实。


    


    


尹柯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邬童睁着那双桃花眼对着他看,有些迷糊,跟邬童对视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推开邬童。


    


从床上坐了起来,自顾自开始换上自己的衣服,脱下睡衣,后知后觉发现邬童还在目不转睛看着他,“我换衣服你怎么还看啊,快转过去。”


    


说着拿起衣服迅速套身上,尹柯虽然表面上佯装镇定,耳朵尖却已经是红的透明。


    


穿好衣服就跑进了洗漱间, “嘭”的一下把门关上了。


     


邬童被尹柯这一系列的动作搞蒙了,他以为经过昨晚两个人已经消除了之前的那种距离感。


    


尹柯进了洗漱间的门,脑子里才回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越想越感觉不好意思,邬童到底怎么回事,之前都不怎么理我,现在还突然亲我,感冒该不会传染给他吧……


    


“柯儿,你感觉好了吗?”


邬童的敲门声打断了尹柯的思绪,匆匆回了句,“差不多好了,”洗了把脸便开了门。


    


“那个…我该回去上班了。”


没听邬童后面那句“我也要去啊,一起。”便急匆匆跑出了门。


    


尹柯感觉现在看到邬童有些不好意思,一出门连冷风都吹不掉的热气。


  


    


教师公寓也就在学校边上,离办公室也不远。


    


直到坐到办公桌上才稍微冷静一点,路路看到他,“尹柯,昨天怎么回事啊。邬童把你拉哪去了,你去看病了吗?”一连串的疑问在看到尹柯还红扑扑的脸颊,“你肯定还没好,看你脸红的,走走走先去看病吧。邬童怎么回事,太不靠谱了。”


    


路路一大串的话说着,拉着刚坐下的尹柯就要走,


    


尹柯忙拦着,“我看病了,也吃了药,现在好多了,不用去了。”


    


“那你脸还那么红,是刚在外面冻的?那你暖暖吧。”路路说着也坐下忙起来自己的事。


    


     


邬童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尹柯安静的坐在那边,应该在备课吧。


    


门一开,尹柯下意识看了一眼,以为自己看错了,邬童好像没来过他们办公室吧。


    


哦不,好像来过一次还是两次,还是来找路路有事。


    


邬童手里提着早饭和药,邬童想着尹柯生病肯定也不吃油腻的东西,只是买了包子和粥,直接走到尹柯旁边放在桌子上,“你肯定也没去吃饭吧,你昨天看病拿的药也忘拿了,”


     


尹柯看一眼邬童又看一眼桌上,


“你不用专门给我送过来的,我想吃自己也会买的。”


    


“你那么贴心啊,还来送早餐,我的呐”路路伸手就要,


“哪有你的,我还真不信你这体格还能把吃饭忘了?”邬童怼了路路一句,


“我这体格怎么了,有的是小姑娘喜欢。”


说着转过头继续忙。


    


邬童忙又对着尹柯说“没事,我买了你就吃就行呗。趁热吃,一会凉了再,我还要去上课,就先走了。”


邬童又脚步急匆匆走了。


留下还保温的粥在那边冒着热气。


    


尹柯也确实是饿了,就直接吃了起来。


    


也可能是晚上保暖做的比较好,也可能是吃了药,尹柯上午上了两节课,也没再感觉到很难受。


    


到中午快下班的时候邬童又来了,“一起去吃饭吧,你不回家吧?”说着疑问的问句,却是不可质疑的语气,


    


“不回了,我跟路路去吃就好,你不用专门跑过来。”尹柯想着邬童之前都不来找他,之前怎样现在还怎样呗。


    


“没事,我们仨一起呗”路路直接要走,“正好,好饿啊。去吃饭去吃饭。”


    


邬童是一直在盯着尹柯看,尹柯一直低头默默吃饭,路路察觉出来不太对,


    


    


想起来上次跟尹柯出去吃饭,路过一家店,


“我上次跟邬童来吃过,还挺好吃的,哎你跟邬童也是同学对吧。”


    


尹柯只“嗯”了一声,便转移了话题,明显不想多谈。


    


    


路路好像突然才发现这俩的小猫腻,看邬童那赤裸裸的眼神,


“邬童,你能不能不要再看了,看给我们柯看的手都不知道怎么放了。”路路可不能放过挤兑邬童的机会,


    


邬童倒是没什么反应,尹柯立马双手握着加快了速度向前走,“再不走又没饭吃了,”邬童瞪了路路一眼也加快了步伐。


    


打了饭,邬童一直盯着尹柯,看着他需要什么立马就帮忙,尹柯整个耳尖红红的,脸都快埋到饭里了,好像特别饿一直在扒拉饭菜,没怎么抬头。


    


路路一开始还努力在找话题,后来看这俩人沉浸在自己世界里这状态,摇摇头,还是自己埋头吃饭吧。


    


下午下班邬童过来,“你还是先跟我住吧,外面应该也不太好走的。”


“不用了,今天差不多了,我还是回家吧。”尹柯固执的出了校门。


    


晚上洗澡的时候脱衣服才发现早上由于比较慌张没有发现的草莓印,这会却是一览无余了。


    


尽管一天了还是能看出来,尹柯看着看着自己红了脸都不好意思再看,背过身脱了衣服洗了澡。


幸亏今天毛衣是高领的。


TBC

评论

热度(102)

  1. 人间烟火👒小仙女小梨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