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包子萌萌哒

本人凯千➕牛鹿党,有喜欢的可以找我玩~

余生很长,何必慌张

叶子茶🍂:

·来自佛系小可爱的梗,送给过生日的 @握瑾怀瑜 


·微金主的小重逢


·勿上升×2049


——————————————



漆黑的天空,划过一道一闪而逝的雷电,短促的光线照亮了某间小小的公寓。


 


 


屋内,燃烧的猩红色烟头,散发出廉价的烟雾和味道。修长的手指一动不动的夹着烟身,任由那火星子往指尖蔓延。


 


 


易烊千玺坐在沙发上,眼眸深沉的凝视茶几上放置的合同,身形僵硬呼吸困难。纸面上的字样,透着一股无力和嘲讽,不由得让他想到给他这份合同的人,前几日是以怎样的言语来让他难堪的。


 


 


“这几年,自由的生活过的如何?”他攥紧了手上的纸张,拳头用力到发白颤抖。


 


 


“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好,居然想要回到曾经让你避之唯恐不及的世界。”脑海中的话语充满嘲讽,千玺闭上眼,将自己瘫倒在沙发上,身形隐没在黑暗中,像一个孤独的流浪者。


 


 


“叮咚”,手机的信息提示音在寂静的环境内,显得格外突兀,却让千玺下意识的一僵,似乎不用打开就已经知道了内容。手机屏幕上微弱的亮光,照映在冒出胡渣的脸上,疲惫之态尽显。


 


 


“签了吧,这样你才能还债。”低沉无情的嗓音和短信的内容,形成了一把剑刃,插在了他最致命的地方。


 


 


最终,千玺闭了闭眼,在烟头快要燃烧殆尽的时刻,狠狠抽了最后一口,扔在了垃圾桶里。拿过笔,在那份‘包养合同’上签下了名字。


 


 


第二天早上,千玺是被一阵门铃声吵醒的。他穿上拖鞋,踢踏踢踏走的摇摇晃晃,打开门的时候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迷迷糊糊的眯着眼看向来人。


 


 


马俊站在门外,看到千玺一副颓废的样子,屋内满是关了一夜的酒气,忍不住皱眉道:“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副德行?”


 


 


大脑还处于宿醉中的人,反应慢了几拍,晃了晃脑袋才叹了口气问道:“来拿合同的是吗?”马俊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千玺了然:“你等下......”


 


 


又是一阵懒散的拖鞋声,从门外走到门内,再踢踏踢踏的出现在马俊面前,连带着的还有一份可笑的合同。马俊抬手接过,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千玺就下了逐客令:“我就不请你进去了,你也看到了,没有客人坐的地方。”


 


 


视线随意的往里面瞥了一眼,满地的瓶瓶罐罐和烟头,确实没有待客的地方,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心里不禁泛起一丝酸楚。


 


 


千玺不爱看马俊这副样子,搞的他有多可怜似的,便道:“回去交差吧,路上小心。”人家都这样说了,他也不好再停留,抬起手在那单薄的肩膀上拍了拍,什么话也没再说,转身离开了。


 


 


千玺站在窗台上,看着远去的汽车,尾气消散的瞬间仿佛他的高傲也随之消失。拖鞋声又踢踏了一阵,停留在床边,他再次将自己摔进床铺里,埋上了被子,像一只鸵鸟。


 


 


宽敞的摄影棚里,工作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摄影师端着照相机,凝神对着背景中央的男人拍摄。


 


 


主角身穿贴合修身的黑色西装,白色的领口处松散着几粒扣子,露出若隐若现的胸肌和性感的喉结。男人的身材极好,宽肩窄腰大长腿,气场十足的在背景中间随意的摆动姿势,咔嚓一张便是完美的海报。


 


 


马俊来到摄影棚里,隐在桃花眼里的犀利视线不经意掠过他手中的合同,王俊凯不动声色的转移开视线,继续完成工作。


 


 


在服装换了三套后,今日的工作终于结束了。王俊凯看了经纪人一眼,转身往化妆间走去。马俊跟在身后,进了房间把门锁上后,便将一直拿在手里的合同交给了王俊凯。


 


 


有力的手掌拿过合同,直接翻到最后一页,看到那上面的熟悉字迹写着他念了多年的名字,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


 


 


“他怎么样?”低沉的嗓音里有点沙哑,王俊凯自己也发觉了,掩饰性的咳了声,拿过化妆台上的温水喝了一口。


 


 


马俊看着这人装模作样的样子,如实回答:“没我们想象的好......”喝水的动作一顿,“什么意思?”


 


 


“我一直以为,他当初的选择是为了能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能随心所欲,无拘无束。但今天,满屋子的烟头和酒瓶,让我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很明显与当初他的选择背道而驰了......你一直也是这么想的吧?”


 


 


心中的气息因为马俊的一番话突然凝结成块,吐不出去。王俊凯深吸一口气,艰涩开口道:“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听到这话,马俊更加不解了,“那为什么还要在他找上你的时候,来逼他签这份合同?”


 


 


王俊凯对着镜子里的马俊歪了歪头,无辜的神情仿佛在说:他也不知道。马俊无奈的拧了拧眉心,挥了挥手道:“随你们吧......你先换衣服,我去车上等你。”


 


 


随着门再次关上,化妆间归于了安静。王俊凯没有起身换衣服,依旧坐在椅子里,眼睛死死凝视着那份合同上的签名。慢慢的,手握成拳,将手上的水杯摔了出去。


 


 


——为什么呢?无非是想要将人永远的留在自己身边罢了,只是用错了方式。


 


 


玻璃在落地那一秒碎裂的声音,听的人心惊肉跳。马俊守在门外,听到屋内的动静,无声的叹了口气。


 


 


接近于傍晚的时候,千玺收到了来自于他‘金主’的一条短信:晚上八点,×××酒店2049号房,把自己收拾干净了再来。


 


 


 


语气冷淡,带着些回忆里没有的强制性意味。千玺望着天花板上的石灰裂缝,又放空了几分钟后,才下床遵循短信里的要求开始收拾起自己。


 


 


晚上七点半的时候,他提前来到了酒店,由早已等候的助理带着他进入了房间里。王俊凯还在路上,千玺一个人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后,坐在了沙发上。旁边就是今晚会用上的King size大床,不由得让人面热和心生忐忑。


 


 


他的面前刚好放置着一瓶红酒,看起来名贵诱人。千玺再次看了眼整洁的床铺后,二话不说拿起了一旁的开酒器,‘啵’的一声,散发着独特树木清香的木质塞子脱离了瓶口。


 


 


千玺给自己的杯子里倒了半杯,骨节分明的手指托起杯脚轻微的摇晃了几下。酒红色的液体,跟随动作晃动,挂在透明的杯身上,由深变浅。琥珀色的眸子,透过朦胧的杯身像是在看自己的过往。


 


 


王俊凯打开门,入目的便是这样的画面。房间昏黄的灯光下,坐着一个身形单薄的男人,微乱的发丝在灯光的照耀下变成枯黄的颜色,映衬着脸上杂乱的胡渣,显出寂寥和无助。


 


 


挂在杯身上的酒红色液体,逐渐滑落消失,露出对面清晰的正深沉凝视着他的面容。千玺一愣,下意识的把酒杯放在桌上,完全没有任何阻隔的与那人的视线相触。


 


 


这还是两人自组合解散后,时隔五年的第一次认真对视。两人都在对方身上,找不到了当初少年的影子,如今存在的是时间和经历,所给予的沉淀和成熟。


 


 


他真的过得不好......王俊凯率先把目光从千玺脸上的疲惫挪开,收起心上泛起的疼痛,故作嫌弃的‘啧’了一声道:“不是让你收拾干净再来吗?”


 


 


千玺回神,反应慢半拍的抚了下自己的脸,摸到一手扎人的胡须,面色尴尬的说道:“抱歉,家里的剃须刀坏了,我怕来不及就没去买个新的。”


 


 


“你别告诉我,大明星现在连买把剃须刀的钱都没有。”语气里是连本人都意外的冷嘲热讽。千玺低头没有说话,王俊凯暗骂了自己一声,刚想解释缓和下:“我是说......”


 


 


“我以为,再见面,我们至少还是兄弟。”千玺打断了未出口的解释。王俊凯张着嘴巴,狠狠地咬牙闭上,‘兄弟’两个字让他的腮帮子都咬出了牙根的痕迹......谁TM跟你是‘兄弟’!


 


 


他收回多余的话,从随身的行李里面拿出剃须刀递过去,面上又端起那股子冷漠和无情,道:“把自己收拾干净去......”


 


 


千玺接过,起身准备往浴室走去,王俊凯又在他身后故意的提了句:“最好把一会儿用到的地方,也清理下。”果不其然,削瘦的背影不自然的僵硬了一瞬,又脚步不停的进去了浴室。


 


 


干净清晰的镜面里,千玺失神的注视着自己。手中握了握金属质感的手柄,察觉到掌心冰凉,他回神按了下开机键。剃须刀的震感比较强烈,彻底让他游离的意识清醒了过来。


 


 


刀头划过胡渣的声音,发出‘嗡嗡嗡’的声响。千玺将脖子抬高,露出脆弱的喉结和脖颈,修长的手指握着金属质感的剃须刀,把杂草丛生的地方清理干净,露出平滑的下巴,整个人平添出禁欲之感。


 


 


王俊凯不声不响的站在门口,注视着浴室里的男人,仿佛回到了多年前的场景。他在睡眼惺忪的时候,站在马桶边放水,千玺就在他的旁边剃须,一举一动都是青涩,浑身散发出诱人的味道。


 


 


如今,青涩被成熟取而代之,昔日浴室里的懵懂轮换成今日的炽热。凝神注视的双眸眼底一沉,王俊凯长腿一迈来到心不在焉的人身后,双臂轻柔的搂上了劲瘦的腰肢。


 


 


突如其来的怀抱和接触,使得千玺浑身僵硬,手中的剃须刀光震动不剃须了,支愣着手任由嗡嗡的在一旁运作,一动不动的看着镜中身后的人。


 


 


“剃你的胡子,别发呆!”耳边带着命令式的低语,让千玺的耳根都麻了。剃须刀重新放置在了脸上,上下滑过下巴,王俊凯的手也顺势不安分起来。


 


 


怀里的人他想了这么些年,从年少懵懂开始,从未放弃过脑海中对千玺的执念。如今,这人就在他的怀里,想动不敢动,任由他作为的样子,他是得意的又是无奈的。


 


 


手掌心下的腹肌,均匀轻薄。微凉的指尖从衬衣底下钻进去,逗弄似的点击着肌肤的每一寸。千玺的呼吸开始不稳,王俊凯清楚的感受到了,因为怀里人的背部正贴着他的前胸,微微颤栗。


 


 


身后的人轻笑了一声,从胸口的振动蔓延到脊背,听的千玺思绪飘飘荡荡。“嘶~~~”肩颈处的软肉被咬了一口,眼中的迷蒙瞬间清醒了过来,与镜中的人对视。


 


 


王俊凯松开嘴里的皮肉,“剃完了就放下,别总是抬着胳膊......”手臂也不怕酸。


 


 


那人眼中的侵略性太盛,看的千玺咽了下口水,‘嗯’了一声后,放下了剃须刀。接着便是湿滑的触感顺着他的脖颈开始往上蔓延,千玺下意识的抬手想要阻挡,却被搂着他的手臂一并圈住了。


 


 


千玺闭上眼,不敢去看镜子里已经面色通红的自己。那湿软的触感就像小蛇一样,在他敏感的脖子和耳后根流连。耳垂被含进了温热的地方,圈在他腰间的手臂跟随轻咬的动作愈加的用力,勒的他不得动弹。


 


 


光洁的额头上渗出一滴汗,顺着鬓角滑落,被那人的舌尖勾进了嘴里。偷偷睁开眼的千玺,刚好看见这一幕,腿软的差点跌落在地。王俊凯顺势箍紧了人,轻哼一声,嗓音磁性又性感。


 


 


千玺看着镜中,那张薄唇松开他的耳垂,用蜻蜓点水的亲吻往上走,来到他的嘴角。在双唇触上的瞬间,千玺闪躲着偏过头,薄唇触上了脸蛋。


 


 


“别......”干涩的喉间无力的发出一声抗拒,带着连本人都没察觉出的哆嗦。王俊凯微皱了下眉心,腾出一只手把躲避的人转了个方向,强制性的逼他面向自己,二话不说的低下头去。


 


 


“王俊凯,等下......”顺着逃避的动作,薄唇擦过了嘴角,再次落空。王俊凯耐着性子,冷眸凝视,仿佛在给一个囚犯最后申诉的机会。千玺不安的开始挣扎,手掌覆上腰间有力的手臂,道:“我们,不应该是这样的.....”


 


 


禁锢住他的人身上的气压更低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沉沉的盯着他,像是一把利刃要剖开他的心脏。过了几秒,王俊凯忽然嗤笑了起来,脸上尽是嘲弄,“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模作样?”


 


 


“什么,什么意思?”千玺的双眼乱眨巴起来。王俊凯看在眼里,心中冷笑:果然......他没有给那人再次缓和的机会,迅速弯腰蹲下身,搂住双腿把人扛在了肩膀上,狠狠的在那不安分的臀部上拍了一巴掌。


 


 


“王俊凯,你放我下来!”王俊凯的力道不轻,臀部上的阵痛让千玺感到羞耻不已,拼命的甩着双腿想要以此挣脱下来。可遇上了王俊凯这么个说一是一的人,他只有浪费力气的可能。


 


 


由于姿势的原因,千玺体内的气血开始上涌,肚子被硬邦邦的肩膀顶的极度不舒服,他喊了声:“放我下来,我要吐了......”刚说完,就被大力扔在了床铺里,身体还跟着弹了两下,晃得他头更晕了。


 


 


迷糊间,王俊凯已经压在了他身上,钳制住他的两双手在头顶,以床咚的姿势自上而下的凝视他,心底的不安感更加剧烈。


 


 


“你吐啊,我不嫌弃!”千玺刚想问句‘什么’?就见王俊凯毫不犹豫的亲了下来。


 


 


薄唇终于在第三次试探的时候,亲上了那颗唇珠。几乎是刚相触的那一秒,舌尖就以攻城略地的姿态,在唇瓣里面开始扫荡。


 


 


千玺咬紧了牙关,双腿往上弯曲顶起,却在瞬间被王俊凯察觉到,就着他的姿势,将有力的大腿顶进了他的腿根里,彻底的分开了他的双腿。舌尖在闭合的牙齿间游荡了一阵后,王俊凯不满的用手捏住千玺的腮帮,强制性的分开了齿列,如愿以偿的窜了进去,尝到了滋味。


 


 


“唔......”凶猛的姿态让千玺呜咽了一声,他的手脚都被钳制的牢牢的,不得动弹。想要挺动腰身来挣扎,却不经意间擦过身上人的胸膛,迎来愈加放肆的肆虐。


 


 


一吻毕,王俊凯依依不舍的松开已经快要被他亲出血的嘴唇,咽下口中的味道后问道:“喝酒了?”千玺被亲的浑身瘫软,鼻音厚重的:“嗯......”


 


 


王俊凯凑近,深吸了口从微张的唇瓣里呼出的气息,继续问道:“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千玺的意识迷迷糊糊的,只看见眼前的唇瓣开开合合,又无意识的答道:“嗯......”


 


 


千玺现在的状态仿佛回到了当年,那个参加节目时都会走神的少年。王俊凯刚才还盛怒的心,此刻却奇异的软了下来,趁着此时身下人愣神的空档,俯下身开始今晚的掠夺。


 


 


夜很漫长,欢愉和疼痛交织。是多年的爱而不得终有所偿,也是内心深处藏着的隐秘心思,得偿所愿。


 


 


早上,王俊凯从被窝里转醒,手下意识的往身旁搂去,接触到的是已然冰冷的床铺。他睁开眼,鼻尖散发着的熟悉气息,和身体的反馈告知他昨晚的一切并不是一场梦境。


 


 


闭了闭眼,王俊凯转过身,面向天花板上平躺,思绪开始翻飞。一夜过后的逃避,是他早已预料到的,对于他的感情千玺一直都是这样,无论是现在还是当初两人一起并肩而战的时候。


 


 


那时候,他们还住在一起,天天同吃同睡。青少年正处在发育期,难免会擦枪走火,但对于感情的懵懂两人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今天你帮我一下,明天我帮你一下,来来回回的关系早就越过了兄弟这两个字的界线。


 


 


最先明白的还是王俊凯,快要成年的时候,周围的前辈和朋友们都在调侃,未来不可避免的吻戏。他的内心就腾升起一股不爽和排斥,但转念一想,如果对象是千玺好像就......都可以。


 


 


于是,当他成年的那天,王俊凯鬼使神差的提出了一个想要的礼物。他对着面前比他小一岁的千玺道:“把你的初吻,送我吧。”


 


 


千玺半张着嘴,愣愣的看着他,磕磕巴巴的问:“为什么要这个礼物?”王俊凯走近,语气里带着诱哄:“我们以后都会拍吻戏,如果初吻给了工作,那多遗憾不是吗?”


 


 


千玺的思绪又游走了,王俊凯了解他是在思考,便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过了许久,他得到了一个满意的答案:“那倒也是......”


 


 


“嗯,初吻给了兄弟,总比给工作好。”王俊凯心里不知名的一股窃喜,面上却一本正经的对千玺分析。


 


 


最终,他得到了千玺的初吻。凉凉的,软软的,中间的唇珠可口极了。这是他记忆中留下的触感和味道,像是雨天过后冒出头的青草香,像是春天的时候,树枝上还未成熟的嫩芽味道。


 


 


之后,便是像上瘾了一般,王俊凯索要的次数逐渐增多,肢体的接触也不光是在嘴唇上了。千玺从最开始的懵懂到长大成年后的放任,王俊凯心里明白,这‘兄弟’二字早变成了‘暧昧’,甚至快要步入‘爱情’。


 


 


原以为他们之间的暧昧会变成真实,却没想到在组合解散后,千玺先一步退出了这场持续将近六年的游戏:“我不打算继续在这个圈子里呆着了,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那我呢......”后半段话,王俊凯没有问下去,他以为千玺明白,却不曾想到那人只打算与他装疯卖傻到底:“你当然是继续实现你的梦想啊,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你现在离你想要的高度不远了,不是吗。”


 


 


是啊,可我想要的是和你一起,光明正大的站在最高处,并肩成王。


 


 


之后的几年,两人再也没有过交集,千玺如愿以偿的让全世界都忘了他,去了某个国家的某个小镇里,过他的老干部生活。而王俊凯,依旧处于浮华世界里,连带着当初千玺的那份努力一起走向巅峰。


 


 


他的消息不知道千玺有没有在意过,但千玺的消息他却从未放弃过知道。刚开始的时候,他知道千玺过得很好,心底的不甘心也就慢慢淡化了。后来,马俊告诉他,易父做生意失败了,那些需要还的债务几乎把千玺这些年的钱都填了上去,却仍是不够。


 


 


当时,王俊凯就在等,等一个可以再次重逢的机会,等一个可以有美好结局的故事。他知道千玺找遍了身边能帮他的所有朋友,就是犟着一口气不来找他。他也不恼,悠然自得又胸有成竹的等待。


 


 


最终,他等到了,那人一身狼狈的出现在他面前,王俊凯用尽了全部的忍耐,才没有将感情宣泄出去。‘包养’这个条件很无耻,但却可以让他光明正大的将人绑在身边,谁让他爱上的人是个向往自由的家伙呢。


 


 


于是,又像是回到了曾经的那场游戏,谁先开口示弱就是认输。


 


 


王俊凯躺在床上叹了口气,伸手拿过身旁的枕头,抱在怀里深吸了口残留着的熟悉味道。


 


 


‘叮咚!!!’过了几天,在家中躺尸的千玺,门铃再次被敲响了。


 


 


他估摸着可能又是马俊过来了,有点不想去开门,埋上被子就当起了鸵鸟。门外的铃声响了片刻安静了,或许是不见有人来开门,下一秒铃声就转变成了粗暴的敲门声。


 


 


千玺烦躁的把被子一掀,坐在床上犹犹豫豫的,想要装作家里没人的样子。奈何门外的人执着的很,门铃声和敲门声齐响,丝毫没有放弃的趋势。千玺没办法,只好下床去开门,拖鞋都没穿上。


 


 


门外执着的动静都快扰民了,终于在噪音快要到达极限的时候,门被猛然打开了。千玺看着门外以标准敲门的姿势,举着手臂的人,条件反射就要把门关上。


 


 


王俊凯反应迅速的伸出一条腿,卡在了门关上的瞬间,紧接着‘嗷’了一嗓子。声音里有明显的痛苦,吓得千玺手瞬间松了,连忙把门推开,把人放了进来。


 


 


千玺拧着眉,想要看看那条腿有没有事,又想到如今两人之间的气氛和关系,默默的把目光收了回来。他不知道王俊凯来找他干嘛,最有本事的就是把自己缩进壳里,避免一切可能发生的纷争。


 


 


可王俊凯向来是个打直球的,粗略的环视了一圈千玺住的地方后,问道:“你在干嘛?敲这么半天都不来开门。”千玺撇撇嘴,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便反问道:“你来干嘛?”


 


 


王俊凯没有理会这个问题,自顾自的开始在屋内逛了起来。马俊说的还真没错,他站在房间门口,转过身嫌弃道:“你的自理能力是有多差,都不会收拾自己了吗?”


 


 


千玺不知道这人的火气是从哪儿来的,被凶的一愣后,只是揉了揉眉心,选择了无视。


 


 


王俊凯的眼神扫过眼前下巴上面冒出的胡茬子,又闻到空气中的一股霉味,不禁想到那晚触摸到的单薄身体,心上泛起丝丝的疼。说话的声音不自禁的充满着怒气:“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吗?”


 


 


这句话,像是彻底的翻出了两人的过往。千玺疲惫的闭了闭眼,不愿意触碰这个话题,索性直接问道:“你来我这里到底想干嘛?”


 


 


看着千玺一副明显逃避的模样,王俊凯不由的冷笑,拿出一张卡递过去:“上次你跑的太快,忘了给你,这是你的报酬。”


 


 


眼前的卡刺痛了眼睛,温热的血液在刹那间冰冷。千玺死死注视着王俊凯,许久才艰涩的说了句:“我不要!”


 


 


千玺一副受伤的模样,看的王俊凯心烦又心痛。索性抓住已经握成拳的手,大力掰开指尖,把银行卡塞了进去,“你不是缺钱吗?给你的就是你的,由不得你不要!”


 


 


捏紧卡的手臂忽然扬起,把手上的东西狠狠的砸向了地面,千玺怒吼道:“你凭什么这么逼我?”


 


 


王俊凯上前一步,双手抓住削瘦的肩膀,眼睛死死凝视进那双雾气朦胧的眼睛,狠声说道:“凭什么?就凭你签了那份合同,就凭现在我是你的金主。”


 


 


这句话,彻底击垮了千玺,他红着眼睛满是不解的问;“为什么我们会变成这样?”


 


 


王俊凯怒极反笑道:“为什么?你问问你自己,暧昧的游戏好玩吗?从一开始我就是你可有可无的存在,包括现在......”手上用力把千玺甩进沙发里,顺势压在了身上,冷声道:“我都没听到一句真话。”


 


 


泪水顺着眼尾滑落在沙发上,形成一个水晕。千玺缓慢的摇了摇头,“不是的,不是的......”


 


 


王俊凯低下头,以极近的距离和姿势低声谈起条件:“什么不是,你说出来,说出来我就信了。无论你说什么,我都愿意相信你的。”


 


 


“王俊凯......”喉咙里像是被刺堵住了般,千玺的每次开口都像是在忍受着戳痛,“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游戏,我是喜欢你的,但是......”


 


 


“但是什么?”王俊凯追问,千玺脸上的表情他一丝一毫都不想放过,就像当年突如其来的离开,必须要给他一个合理的说法一样。


 


 


冰凉的手掌心覆上放置在两边的手臂,千玺施力握紧,继续道:“但是,我喜欢的人偏偏是你......”


 


 


这句话令人感到无力和无奈,或许像王俊凯和千玺这样的情况,在娱乐圈里是正常的,甚至是常见的。但对于一个家世严谨的家庭来说,却是荒唐至极的。


 


 


感情这件事,在两个人半懂不懂的孩子时候,作为在生意场上打滚了许多年的易父,就已经看出了端倪。千玺从小就没让父母失望,是家里骄傲的长子,是被楠楠视为偶像的哥哥。


 


 


组合合约没到期的时候,易父只能旁敲侧击的告诫。千玺心里明白,合约的这些年,是他唯一能和王俊凯在一起放肆的机会。但该结束的还是如约而至了。


 


 


与其继续生活在同一个圈子里,断不了念想,不如让其中一个人去往新的世界,彻底让两人再也见不着。


 


 


别人家的孩子,易父没资格要求,但对于自己的儿子,他还是了解并且能做到的。


 


 


“对不起......”冰凉的手掌抚上眼前因为泪水而看不清的面容,千玺一遍遍地说着对不起,他欠王俊凯的,短短三个字是还不清的,“对不起,当年的我让你失望了。”


 


 


王俊凯低下头,亲掉眼尾的泪水,嘴里的苦涩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甜味。他将全身的重量都放置在千玺身上,此时此刻他才觉得一切都是真实的。


 


 


千玺抱着他,对他说喜欢,对他毫无保留说出了所有,这就足够了。


 


 


“没关系......”薄唇触上近在咫尺的耳边,低喃道:“只要你喜欢我,其他都没关系。”


 


 


千玺用力的搂紧了身上的人,将自己的脸颊埋进王俊凯的肩颈里。颈边的领口逐渐湿润,王俊凯没有说话,只是用尽了要将人揉进体内的力气,去拥抱去亲吻。


 


 


这是他们两人,互相给彼此安全感的方式,直接又浪漫。


 


 


【TBC】


 


 


【后记】


 


 


重修旧好后的一年,王俊凯跟着千玺去了家里,第一次正式的拜访易父易母。


 


 


酒桌上,易父的态度不冷不热,王俊凯也不显尴尬,依旧端着酒杯礼貌十足。吃完饭后,易父习惯性的上楼睡觉去了,留下易母和两个孩子坐在沙发上闲聊。


 


 


千玺问道:“妈,怎么我爸突然松口了?”易妈妈语气惊人的回复了句:“被我打醒了。”


 


 


“......”千玺和王俊凯交换了个眼神,“您,家暴了?”


 


 


易妈妈理所当然的‘嗯’了声,“以前他最厉害,是一家之主,我说不了。可如今呢,看他现在这幅德行,还债都是儿子帮还的,有什么资格嫌弃你。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的儿子,还有谁看得起他!”


 


 


“妈......”千玺眼眶湿润,易妈妈明白儿子想要说什么,像小时候那样拍了拍儿子的脑袋,“我只是希望我的孩子,能够自由的生活和爱人。往大了说那是国家的事情,我没办法。但最起码,我这个做妈妈的,得给他一个自由的家庭。”


 


 


“我的儿子,和其他人没有任何区别,甚至比普通人,更加优秀。”


 


 


王俊凯给易妈妈倒了杯水,保证道:“阿姨您放心,债务上的事情我会解决的。”


 


 


易妈妈惊讶道:“咦,千玺没告诉你吗?我们家的小债当时就解决了,千玺在娱乐圈那些年,可不是白打拼的,楠楠现在在国外留学,也是他哥供着的。”


 


 


“我就说呢......”王俊凯笑意不减,眼神随意的扫过对面心虚的人,“今天怎么没见楠楠,原来长大留学去了。”


 


 


易妈妈闲聊了一会儿后,也撑不住睡意上楼午睡去了。


 


 


王俊凯避免二老被吵醒,拉着千玺从屋子里出来后,这才注意到自己身处的地方,其实是有名的高房价区。他转过身两手抱胸,一副警察审犯人的姿态道:“交代一下吧,你的作案动机是什么?”


 


 


“我的作案动机是......”千玺犯人面对王警官的严肃模样,无辜的眨巴了两下眼睛道:“有你的陪伴,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王俊凯偏过头笑了,舌头顶了顶腮帮子,这颗糖的甜度可真让他喜欢。算了,爱上这么个心灵自由的主,那就把笼子做的再大点。


 


 


虽然,王警官早就调查过某犯人的家底了。但......游戏好玩,才最重要,管他输赢如何。


 


 


你永远猜不到生活会在哪个路口给你一个坎儿,也料不到它会在哪个阶段给你一份爱。


 


 


余生很长,何必慌张!


 


 


【END】






【 @握瑾怀瑜 认识你的时候,知道你是个声音嗲嗲的妹妹,每次听语音,总会让我起一身的鸡皮疙瘩(哈哈哈),愿你无论生活怎样,都不要忘记微笑。愿你成为自己的太阳,无需凭借谁的光。要天天开心呀(*^▽^*)】

评论

热度(1214)

  1. 地里没人疼没人爱的小白菜叶子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