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包子萌萌哒

本人凯千➕牛鹿党,有喜欢的可以找我玩~

狐乱君心君亦欢(二)

||||||||v:

日常唠叨:请勿上升,圈地自萌。
不好意思,太久没更,大佬的生日贺文还在码,还没码完,先更这篇吧!


――――正文――――


(二)
白小柒每天吃吃喝喝之后就得给那只混蛋龙当抱枕,让他摸着自己的毛,被他欺负,给他缝衣服。他肉乎乎的狐狸爪子都快被针扎漏了。这还不算什么,补完之后还得被那个混蛋惊羽神君嘲讽,说什么补得真丑!真的是气死狐狸了!
但是,为了自己的生活,还是的忍住。没办法,他到现在都没找出法力为什么会被压制住的原因,但是待在天界,却能够慢慢慢慢地恢复一点。
唉!生活不易,白柒叹气!
心里面的怨念不断增加都快实质化的某只狐狸日常地待在墙角,默默画圆圈诅咒某个饲主。
惊羽神君在不远处的树荫底下小憩,突然觉得一阵阴风吹过,身子有些发冷。
“有点冷!”迷瞪着眼,搓了搓双臂,突然想到什么,侧过头,看着那只皮毛甚厚的白毛狐狸,眼睛放光。
手臂一挥,青光过后,整只毛狐狸就稳稳地被他抱在怀里。
“我去!我怎么在这?”狐狸脸一脸懵逼,心里一阵腹诽,抬起脑袋,就是惊羽那张笑得不怀好意的好看的脸蛋!
“肥狐狸,给我暖个手!”
“……”他能拒绝吗?不能!
“乖~~知道不能拒绝就好,不然今晚的米糕,没有你的份哦!”似乎是知道了他心中所想,说了这句话,然后眯着眼,惬意十足地躺着。
忍住白柒,等到你恢复法力,一定要把他这青龙神殿给砸了!
暗自安慰自己,然后就因为某人的顺毛,惬意的睡了过去。
清风徐过,一人一狐,青衫微扬,狐尾轻扫,悠然自得,构成一幅极好看的画卷。
青龙神君许久未出现在众仙眼前,虽然他本来就不喜欢在众仙面前溜达,可是他每月定会定期出了青龙殿,到羽渊之处游玩,数千年来从未间断,可是这都多久了,半年多了,连根青龙胡须都没见着!所以这便造成了天界爱好八卦人士开始疯狂谣传的结果。
一开始还好,都只是传什么惊羽神君定是闭关去了,或者是在锻造什么厉害的法器。
但是过几天,有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爆料者白虎神君邬某爆料说:惊羽神君这是被他新收的那只狐狸给迷住了!
这下可好,天界一片哗然。
爆料者是谁啊!白虎神君啊!那可是与惊羽神君共居四象之一的密友啊!(其实说是死对头更好)肯定是真的!
但是,正可谓是人言可畏啊!
从惊羽神君被狐狸迷住,传着传着就变成了“惊羽神君被狐狸精给惑到了!”(这倒也是。)
到最后什么:“惊羽神君被他新收的那只狐狸精给掏空了龙体,出不来青龙殿了!”,
到最终版:“惊羽神君已经被吸【gan】了龙气,都没办法下床了!”
于是一干爱慕惊羽神君的仙女仙男什么的,纷纷跑到青龙殿门口哭天抢地的,哀嚎,泪水都落到下界,差点造成下界淹水。
而青龙殿里的某狐狸也是快被烦死了!他是狐狸,耳朵听力本来就是极好,这哭声都让他睡不着了,整天在床上翻来覆去,像是烙煎饼一样,狐狸毛都没以前光滑了!惊羽神君看在眼里,虽说是没说什么,但是这严重影响到了惊羽神君的日常撸狐狸大。
趁着他终于入睡,设了个巨厚的结界。
然后青袍一撩,一道道红光便漫上青龙殿的上空。
待在青龙殿门口的众仙,一愣,然后大大小小的龙火便像是雪花一样,密密麻麻地落下来,说大不大,但是那可是龙火,虽比不上业火,可是被烧到了那也是够呛啊!
一群仙急急忙忙地就要跑,青龙神君的声音便响起了:再在此喧闹,休怪本尊不留情面!
一句话下来,中气十足,霸道得很!
这下众仙放心了,惊羽神君没被吸【gan】,真的是太好了!
然后,欢欢喜喜地跑了!
我说,你们天界的人是不是有点抖那啥啊!
不过,护犊子的惊羽神君这一通行动之后,他家肥狐狸白小柒倒是睡得很好了,而青龙神君殿里确实藏了个狐狸美人的事,倒也是坐实了!
又是半年过去,白柒觉得自己恢复的灵力已经快足够让自己变成人形,他想着恢复之后,一脚踹开混蛋惊羽,然后自己回青丘逍遥去。但是,临到这时候他确实犹豫了!
趴在卧榻上,狐狸眼珠子一转一转的,想着:惊羽确实混蛋了点,爱欺负自己了点,但是对自己还算是不错的!
唉,换句话说,他还算是自己的恩公!唉,他白柒真的是太过有情有义了。现在像他这样的狐狸jing,好狐狸,去哪找啊!
想着想着,狐狸眼就就闭上了!
今天惊羽不在,据说他找到了上次造谣的人,那人好像叫什么童的,不管了,反正惊羽去收捨他了。
白柒趴在卧榻之上,狐狸身子慢慢慢慢的虚化,白光渐闪……
惊羽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饭时候了,他和邬童打了一架。夏常安那货在旁边看着,夏常安就是朱雀。要不是他拦着,邬童指不定就能被自己揍趴下了当然了,最主要的还是他惦记着自己肥狐狸所以才急急忙忙赶回来,怕他饿着。
结果,他一回来,发现整个青龙殿整洁过头,他家肥狐狸今天居然没有把殿里弄得乱七八糟的!
他突然有点方!
当然了,让他更方的是他走到寝殿的时候,他找不到他家狐狸小柒。他的床榻之上多了一个青年。
长得白白净净,身量纤细修长,一张脸比他上万年来见到的人还要更加好看,一头墨发洒在后肩没被束缚住,随着身体周围丝丝淡红色真气的微微扬起。他仅仅是穿了一件纱袍,袍子上绣着云纹,透着白瓷般的肌肤。端坐在床榻上面,美目紧闭,整个人像是精雕细琢的玉偶。
惊羽自认活了数万年,心跳都没那么快过,但是这种心动却让他熟悉。
心里莫名地升起一个声音嘶吼着,这个人只能是他的!无论是数万年前还是现在,都只能是他惊羽一人所有的!
眼睛隐隐透出一点点的血色,像是升上了一层血雾一般。
“惊,惊羽……”睁开眼眸看着这个人,心口本来隐隐作痛,在睁开眼见到这个人的一瞬间似乎变本加厉的疼,死死捂住心口 神色极为痛苦。一瞬间,
“噗……咳……”一口鲜红的血从他口中喷出,白衣沾上了鲜红的血迹,整个人身形不稳,快要倒在床上。
惊羽似乎回过神来,急忙冲到他的面前,半蹲着,伸出手摸摸他的脸颊,神色慌张。“小柒,小柒!!!”小狐狸满脸的痛苦把他的理智唤了回来,赶紧把他扶起来,手覆上他的心口处,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给他传输着灵力……

评论

热度(32)

  1. 鹿包子萌萌哒||||||||v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