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包子萌萌哒

本人凯千➕牛鹿党,有喜欢的可以找我玩~

有中生无(番外)

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摸鱼速打,无文笔,wink衍生无可上升,跟有无关系也不大。当个独立段子看也行。想凑个格子,试图摸甜饼,毕竟生活太苦。


 


那是邬童和尹柯谈恋爱好久以后的一天,邬童提着邬父千辛万苦鱼竿鱼饵加车费过路费上下几万元捕捉回来的市价十块八毛五一斤的小鱼两条上了门,美滋滋的转达自家亲爹的话。



“我爸说了,给儿媳妇熬鱼汤。”



尹柯背对着邬童剥葱,嘴里骂了句滚你的,耳朵却一点点红了。



“喝了我的鱼汤,就是我的媳妇儿。”



邬童扎着围裙眨着眼看人连脖颈都红透了,欢天喜地的扑上去抱住人来回蹭,叼着人耳垂磨牙,最后被忍无可忍的尹柯连踢带踹赶到了料理台边上。



大火煮粥小火熬汤,火舌以最小的力度亲吻锅底,汤水逐渐融合从清澈到浓郁的奶白,扔了一把葱花点缀其中,激发带了一点清冽的香味,盛在前两天尹柯从野兽派带回来的碗里,“尹柯,吃饭了。”邬童单手起锅朝楼上喊到。



尹柯这个人一向注重自由空间,觉得房子宽阔是很有必要的,比如关键时刻可以分房睡,他也有充足的空间养猫放玩偶。



而邬童则觉得家庭生活是可以允许分歧的存在,并且大方向上完全可以听尹柯的,不过关乎具体某些具体利益的则绝对不能退让半步,所以家里只有一张床,但是沙发却很软。



“邬总手艺见长。”尹柯优雅的落座矜持的鼓鼓掌。



邬童听了这话瞬间眼睛发亮,身板挺直身体前倾一双桃花眼眨的多情,“那有什么奖励吗?”



“奖励你今天洗碗。”尹柯喂了邬童一筷子鱼肉,“你这点小葱放的是画龙点睛,翠绿的多好看。”尹柯笑的促狭,“要想人生过得去,头上就得带点绿。”



邬童眯起了眼睛,他是杜棠又联系他了还是王凯莉约他出去逛街或者刘艳芳又偶遇了他?这个人为什么有主了还这么不消停处处开了桃花?他似乎完全忘记了,尹柯这几朵桃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我们邬总亲手搞出来的。



我们邬·越来越不讲理·吃醋不需要准备·童拉响一级警报,头上猫耳立正稍息,尹柯喝完一碗汤以后抬头看到了这么个场景,当下内心扶额,邬童最近沉迷吃鸡很少上网,自然又错过了不少梗,没有第一时间get到自己的点,所以绝对是想歪了。



可是自己又没法解释,如果加以解释那么后果一定就是邬总萝莉上身,“我们不是灵魂伴侣我们居然没有心有灵犀我们居然没有身无彩凤我们居然没有一点即通尹柯你要相信我是爱你的喵呜。”



排比不通顺也就算了,你最后的喵呜到底怎么回事?遇事素来冷静的尹先生满头黑线,可是少女心爆棚的邬童真的不止一点点的可爱。



有一次邬童撒娇被凯莉撞了个正着,王大小姐差点踩碎了九厘米的高跟鞋,“尹柯你不选我的理由是不是就是他比我更会撒娇?”



然后凯莉女王就亲眼目睹了邬童挂在尹柯身上一边乱七八糟的撒娇一边眼神挑衅自己,而尹柯一边说他丢人一边用手拍邬童脊背,手法和撸猫如出一辙,凯莉看了半天觉得自己在自讨狗粮,就起身气呼呼的走了。



尹柯想到这忍不住笑了,而这笑容落到邬童眼里就变了滋味,什么意思???我媳妇在说生活要绿还笑的美滋滋的,本来只是想借题发挥吃个醋偷个香的邬大儿童,这次是真的醋了。



宝宝生气了宝宝不要和你讲话宝宝要把鱼肉吃光,邬童气呼呼的夹了一筷子鱼肉一口下去,然后气势如虹的啪的撂下了筷子。吓得尹柯一抖,抬眼就看见自家小猫又炸了毛。



尹柯其实有个恶趣味,他喜欢看邬童气鼓鼓的炸毛模样,所以从小就呛他一顿再顺毛捋一把,近一年因为惹怒小猫咪小猫咪会进化成肉食动物而要求投喂所以才有所收敛。



尹柯拖着下巴看邬童,眼里的深情几乎要溢出来,我的小猫咪世界第一可爱。尹柯美滋滋的想。



看够了该哄了,尹柯伸手抬起了邬童的脑袋,“别多想,这世界上能让我动心的,只有每一天的邬童。”



“柯柯。”邬童声音嘶哑,眼角微红,尹柯已经做好准备舍身饲虎,结果自家男朋友却半天没动静?难道是被我撩狠了撩出抵抗力了?尹柯微微皱眉思考问题。



“柯柯,”邬童又喊了一声,“我好像卡刺了。”



尹柯用尽毕生自制力才没有当场一个白眼翻过去,闹了半天他是在咳刺发出的声音是“咳咳”,而不是在叫自己。



尹柯黑着脸开车把同样黑着脸的邬童送到了医院,排在他们前面的是个卡了鱼刺的小朋友,医生叔叔轻声细语,“来,张开嘴,呼呼不痛,小朋友以后吃鱼要注意哦。”



尹柯忍了一路的笑意再也压制不住,凑到邬童耳边,“来,张开嘴,呼呼不痛,小朋友吃鱼要注意哦。”



邬童直接伸手掐了尹柯腰一把,“还不是因为想着把好吃的留给小朋友。”



尹柯耳朵红红,不知道是因为邬童的动作还是那句话。



鱼刺不大,但是卡的却挺深。折腾了半天才取出来,邬童疼的一脑门汗,尹柯也是真的心疼,看了看四下无人,捧着邬童的脸轻轻亲了亲唇瓣,“呼呼不痛,乖。”



邬童翻了个白眼,刚取出鱼刺医生不让他说话,他拉了拉尹柯的衣角,晃了晃手机屏幕。



“以后保证你鱼肉里没有刺,牛奶里会有糖,身边一直有一个最爱你的我。”



邬童露出虎牙,做了个口型,“我爱你,尹柯。”



这个傻子,尹柯揉了揉眼睛,“你还疼不疼?”


“?”邬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尹柯捏着下巴吻住了,两个人交换了一个带有消毒水味道的吻,医院的白炽灯下两个人影子重叠,相互交缠,再无间隙。



THE END



番外



医生:我的病人居然在我面前秀恩爱???欺负谁没有男朋友吗?(掏出手机)“安安QWQ我想你拉,安安你听我……(滴滴滴)”



医生:QWQ今天也是被冷漠的一天非常想嘤嘤嘤了。


 


碎碎念:


 


加班加到几乎要四分五裂,十一月过得兵荒马乱,我爱的小少年成长为可喜可贺可佩可敬的大人模样,那天晚上刚好出去科室聚餐,回来补了几个视频哭的稀里哗啦,第二天眼睛肿成一条线奋斗在第一线。


 


想说的话有很多,但是却堵在眉间心头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一遍遍念着他平安,一遍遍祈求着他顺遂,一次次希冀着他快乐。


 


也祝愿大家平安,顺遂,快乐。


 


十一月最后一天啦,无论开心与不开心都打包收拾好,一身轻松的迈入十二月。2018年,幸甚与你们相逢。


 


拜拜啦,我们十二月见。

评论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