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包子萌萌哒

本人凯千➕牛鹿党,有喜欢的可以找我玩~

【06:00 妄想童话 】

太太好久不见了🌹🌹

流逝九年:



每小时爱你多一点= 3 =




*天使梗




*写了些什么都不知道,这题材真的,搞不起来,已经处于疯狂模式中_(:з」∠)_




*由于天使无性别之分所以用的是“它”鹅不是我打错字惹


*纯属虚构




妄想童话






-(初生)-





- 他是光




- 是一道..看得见、触的找、得不到...






白云之上,是人人向往的地方。




创世纪初始,上帝创造了天使,又使天使分成不同的等级,管理天堂秩序。




不存在七情六欲、性别之分,纯洁到极致。




每个天使的诞生都是一道既定的程序,在那柔和的闪着点点金光的神光里,一对洁白无瑕的翅膀笼罩着身体,静静的闭着眼睛,等待着“初醒”。




而新天使的诞生,总是伴随着某个天使的消亡或堕天。




金色光芒持续不断地涌入天使的身体里,暗蓝色的发丝间充满了细碎的星光,银河般美丽。




那不断被吸收进身体里的细碎光芒在天使空洞的身体里铸建成一道道被神赋予的秩序。当最后的意识形成之时,天使那浓密纤长的睫毛轻轻地颤抖几下,缓缓睁开。




一瞬间,仿佛置身在暗夜里的宇宙之中,点点星碎,浩瀚无垠。




光圈缓缓消失,与生俱来的飞行能力让天使张开羽翼缓缓降落,赤着脚踩在光滑的地面,身后洁白的翅膀也收拢起来,似瀑布般的长发柔顺飘逸,点点星光在发丝间流淌。




印入眼帘的,是一头漆黑如墨的头发。




杰克森早早在此等待。




在接到米迦勒天使长的命令时,正在帮拉斐尔整理书籍的杰克森只得放下手中的事物,前往诞生之地,迎接新天使的到来。




在看到新天使的容貌时,杰克森有一刹那的失神。




暗色系的色彩在天堂实在是难得,除了自己外,这新诞生的天使,似乎…还蛮好看的。




它看着一脸面无表情的天使,嘴角梨涡若隐若现。







*  *  *


每个天使被创造之际,属于它的名字便已刻在它的脑海里。




凯利在见到杰克森询问自己的名字时,脑海内自然而然就浮现了这两个字,而它也知道了第一眼见到的这个天使的名字。




- 杰克森




就比它的名字多了一个字而已。




即使在心里这么想,面上还是面无表情的跟随着杰克森离开诞生之地。




诞生之地亦是天使们的初始地,上帝把它设在了最西边的一处由星辰所建筑的最中心,距离天使们的居所也要一段时间。




而天使们最不在意的,便是时间。




等带领着新天使来到拉斐尔宫殿时,恰巧茶话会也刚刚开始。




“瞧瞧,我们新天使的发色和瞳色可真迷人。” 拥有一头翠绿色长发的拉斐尔笑脸盈盈,翡绿色的眼眸深邃有神,一身奶白色的肌肤令它看过去如春风般清新柔软。




然而那轻佻的语调破坏了整个天使的形象,一点儿也不与之匹配。




“这句话曾经的您也对我说过,拉斐尔殿下。”




毫不留情的拆穿智慧天使,杰克森领着凯利走到米迦勒身边,恭敬地低下头。




看了眼杰克森身后的天使,米迦勒直接让它带着凯利去学习各种属于路西菲尔直系下属该做的一切。




毕竟它的双生子是那么的懒散,身为它的另一半,总得给它安排好才行。




然而它的目光也悄悄的放在了新天使身上。




本以为当时收到神谕时前往诞生之地,一手带起来的杰克森已是特别的,然而看到新天使时,米迦勒才意识到, 天堂很久没有新天使的诞生了,更别提小天使了。




而拉斐尔的茶话会,也只是为了给许久没有活力的天堂添上一点色彩而已。






*   *   *




庄严肃穆的殿堂里,仿若被静止的时间,神光照射在每个角落,带着冷冽、带着慈悲,笼罩着整个天界。






胸前合十的双手缓缓放下,银青色的睫毛轻轻颤抖,微微睁开。




那一抹苍青在眼眸中流转,如亘古不变的星辰、似光般璀璨夺目。




完成每日向父神汇报的任务,路西菲尔离开宫殿,虔诚地模样在到达拉斐尔宫殿时全然消失,周身的气质变得慵懒而随意,就连身后的六翼都给它隐藏起来。




“路西菲尔,你应该收起你那吊儿郎当的气质,这不该是最接近神的天使该有的姿态。”




温柔的加百列总是不能理解路西菲尔的性格,特别是在新天使的面前。




这幅样子怎么能统领整个天界呢?作为最接近父神存在的天使,即使父神给予它最大的宽容,加百列也只希望路西菲尔的性格能更完美一些。




“每个天使都该有它不一样的性格加百列。”路西菲尔走到米迦勒旁边,看了眼杰克森身边的天使,一眼就能看出这天使的“程序”才刚刚建立完成,边对温柔如水的加百列说着边坐了下来。




“杰克森。”它唤道。




“路西菲尔殿下。”




“新天使就交由你指导了,希望下次再见,它已经能独当一面了。”




“定不辱使命。”




一旁的米迦勒不喜欢它的双生子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去驱使自己的附属,有些不高兴的说道:“注意你的言辞路西菲尔,杰克森可是我的直系。”




路西菲尔可不在意:“我们是共生体,你的也就是我的。”




如果是在后世,米迦勒大概会气笑出声,问一句“脸呢?”




可惜距离后世,还有几千万年的时间,米迦勒自然也不会为了其它天使而惹的半身不开心———同时还能看着路西菲尔的脸默默陶醉一番。




这脸怎么就这么好看呢_(:з」∠)_




而领着初生懵懂的新天使退下的杰克森在离开拉斐尔宫殿之后带着凯利四处游玩,顺便让它认识一下以后会待着直至永恒的天堂,只要不消亡堕天的话。




等凯利全部认了一遍之后,杰克森先带着它回了自己的宫殿。




那是一所由星之谷里一种特有的星钻砌成的宫殿,随着视线的不同角度,折射出的光辉也截然不同。




“你该建造一所属于你自己的宫殿。”




杰克森对凯利说,它看着凯利那双漂亮的瞳孔里倒映着自己的身影,仿佛置身在星辰里的感觉让它心情非常愉快,嘴角的梨涡不曾消失。




凯利看着那两个小小的深陷进去的洞,纤细的手指动了动,点了点头,也不问该怎么去建造。




被创造之时,所有最基本的知识都已储存在脑海里,包括了如何自己动手建筑一座宫殿。




“那你选好地方了么?”杰克森问。




每个天使的宫殿都不会聚集在一起,甚至分的很开,也有一个区域里之有一位天使宫殿的例子,所以在带凯利看了一圈天界后,杰克森觉得它应该可以选一个地方去建造一座属于它自己的宫殿了。




抬起手,一指,凯利问道:“可以么?”




杰克森看了眼它指的方向,有些诧异居然选在自己宫殿旁边,倒也不排斥。






“可以啊,这样也许也会变得热闹一点呢。”




听着杰克森的话语,凯利垂下眼眸,嘴角的弧度微微上扬。





- (既定)-




天使的生活说枯燥也不会枯燥,时间是天界里最不在意的东西,它们不知枯燥为何物,总是能在诺大的天堂里找到新的乐趣。




比如此刻————




“ 杰克森。”




听到些许气急败坏地声音在唤它、杰克森不急不缓地将最后一块雕塑作品打磨好,才回了一句。




“路西菲尔殿下。”




“凯利呢?”




“凯利不该是和您一起在暗之边界守着防止魔物偷袭么?”




“那家伙…”




路西菲尔只觉得自己在凯利吸收了所有知识当上了它的左右手后脾气见长了,平时的慵懒随意在碰上凯利后统统作废。




“它肯定又去乌列那儿了,到底谁才是它的上属。”




说到这个,不得不说路西菲尔在第一次带领凯利一起去暗之边界时,发现了它惊人的敏锐和智慧,不仅将魔物耍的团团转,还让魔物在看到它后也不打了撒腿就跑的本领。




这让路西菲尔很满意。




然而过去久了,凯利的个性似乎也被路西菲尔传染了一样,变得越来越漂亮,也越来越慵懒,这让它不仅在天使间多了些威信,也多了更多的追随者。而它,除了去暗之边界之外,只爱和杰克森呆在一起或是找监狱长乌列。




真不知道那个冷冰冰的监狱长有什么好聊的。




路西菲尔想到,却不曾想一想自己在其它天使面前也是被形容冷酷不好接近的一员。




杰克森可不怕路西菲尔,该有的尊重也不会少,就好像是要好的凯利给了它勇气,觉得不必畏惧这于神之下众天使之上的天使长。




“我听见米迦勒殿下在呼唤您呢路西菲尔殿下,或许在米迦勒殿下到来之前,您可以先行离开?毕竟米迦勒殿下,知道是您把它最心爱的月之镜给弄坏了呢。”




听到这儿,路西菲尔不免神情一僵,别有深意的看了眼杰克森,苍青色眼眸里闪过一丝暗芒。




只是一瞬,快的捕捉不到那异色的存在。




也只是一瞬间,路西菲尔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




等米迦勒到来时,路西菲尔早已离去。




*   *   *




背靠着火红色的巨石,身后闪着无尽的雷电和火焰,无形的散发着恐怖的威压,依旧自在的用舒服的坐姿翻阅着从智天使拉斐尔那儿借来的书籍。




位列于炽天使之首的乌列掌管着被扣押的堕天魔物,也许是长年镇压魔物久经岁月的洗礼,浑身散发着一种煞气,令纯洁的天使们感到恐惧,一点儿也不敢靠近这位大天使,也就凯利爱来这边找它唠嗑了,有时也是一句话不说,就坐着,等到了时间就离开。




乌列也不在意,俊美的外表被淡淡的煞气遮掩,一双紫色的眼眸里似乎有雷电闪过,它看了眼凯利,心知肚明。




“你的“程序”快要崩溃了,神会有所察觉。”




凯利毫不在意,依旧好心情的随意翻着书页,洁白的羽翼与身后的红色相互辉映,翼尾的最底端缓缓蔓延着黑色。




似乎是不忍看到唯一的好友堕落,乌列又道:“地狱之火帮不了你太久,你需要尽快斩掉令你堕落的根源。”




不然等待它的,是坠天后无尽的黑暗和深渊。




“啪”的一声合上书籍,凯利的瞳孔里满是笑意,黑蓝色的眼眸里暗色汹涌,又很快被它压制住,变回原来的眸色。




“那我想我得和你学一下你的占星术,来占卜一下自己的未来呢。”




“我没在和你开玩笑凯利。”




“我也没在和你说笑。”




白色闪电一闪而过,与暗蓝色交织在一起,一半是光,一半是暗。




它站起身,收拢羽翼,翼尾末梢也恢复了原有的洁白。




“或许我能留在天堂的时间不多了乌列,希望下次还能看到你。”




乌列看着凯利离开的背影,生来的职责让它无法离开守护着的地狱之门。




似乎是谁在叹息,伴随着雷电,地狱之火熊熊燃烧,焚烧净化着世间一切的罪孽。





*   *   *






凯利回到天界,在踏进自己宫殿得那一秒就感应到了杰克森的存在,脚步一顿,嘴角上扬的弧度变得柔软无比,就连有些冷冽的眼眸都显得格外温柔。




它的宫殿设置了一个只对它和杰克森能进入的权限,基本上只要一踏入,就能感应到对方的存在,这是杰克森也不知道的事情。




“凯利。”




杰克森一眼就看到修长漂亮的天使缓缓向他走来,梨涡就不受控制的漾开,褐色的眼眸如夜之女神尼克斯收藏的那一对晶莹剔透的宝石,闪着温暖的光辉,仿佛即使身处在黑暗,也能感受到一丝温暖。




“最近你都去哪儿了?都找不到你。刚刚路西菲尔殿下还向我问起你了。”




听着杰克森絮絮叨叨的话语,凯利只觉得被地狱之火镇压的侵蚀疼痛都变得柔软起来。




它一直知道的,它对杰克森产生了一种奇特的感觉,即使还不是很明白是什么感觉,但体内秩序的崩坏就已表示这种感觉不存于与神所给与的程序里。




它使天使走向灭亡。




结识乌列是在某本书上意外知道地狱之火能镇压住体内崩坏的秩序,有目的性的去接近。




本以为镇守地狱之门的监狱长是个难以接近的天使,却在接触过几次后发现,竟是比一般的天使都来的天真纯洁,只是因为常年一个人的生活,让它成了一个沉默寡言,不善表达的天使。




如同它对它请求用地狱之火暂时性压住它的堕落,它也不曾拒绝。




神迟早会察觉到的,而自己,也将离杰克森远去。




就如同路西菲尔殿下,身处在自身秩序摇摇欲坠的情况下。




凯利相当明白自己处于什么样的一个位置,有利有弊,它还想多点时间看着杰克森,与它一起在天堂里生活。如果堕天的那一天到来,它并不想让杰克森看到。




那双清澈美丽的眼眸里,肮脏不堪的自己。



-(星辰之战)-



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面无表情的看着路西菲尔驳回神让它向圣子参拜的指令,只有凯利知道,路西菲尔只是因为看到米迦勒听命与神,听从神的指令,向那刚诞生的圣子跪拜,令高傲的它有些接受不了。




最接近神的存在,在圣子诞生的那一刻,并不复存在了。




而更多的,是气愤神让它深爱的米迦勒低下那不曾除了神之外对谁低下的头颅,那令他十分心痛。




它深爱的米迦勒,高傲而天真奉献着自己毫无保留的米迦勒,凭什么?!




神的旨意不容它人质疑,就连最宽容的路西菲尔也不行。




秩序的崩坏来的意料之中又是意料之外。




率领着天界三分之一的天使,路西菲尔于天界北境,向神举起了反旗。




而神指引着由圣子和米迦勒率领剩余的众天使们,抵抗着叛天使。




至此,再无双生天使。






*   *   *




原本美丽祥和的天堂在这三天的战争中变得残破凄凉,光滑洁白的地面被鲜血染成了红色,交织成了一曲疯狂哀鸣的演奏曲。




那一个个坠落的天使,是在战争中死去的天使,亦有被打落坠入地狱的天使。




耳边雷鸣震震,杰克森站在断壁之上,看着空中的凯利,黑发飞扬,闪着丝丝银光。




神的威严不容许被质疑,而凯利站在了它的对立。




它知道的,一直都是...




亦如凯利想要靠近它的心情,它也想一直和凯利在一起。




像是想起了什么,它低声一笑,最终,手里凝聚成一把长剑,向凯利飞身而去。




仿佛一如当初,它看着凯利自诞生,从空中缓缓降落。





*   *   *




何为堕落?




被神重启了程序增加了神力的米迦勒仿佛与路西菲尔互不相识,叛军溃不成军,在米迦勒最后一击中,路西菲尔闭上了眼,任由自己掉离天界,往下坠落。




在混沌中坠落了九个晨昏,坠入地狱。




与之一起的,除了凯利,还有剩下的天使们。然而在进入这片黑暗之地时,天使们很快就被黑暗腐蚀,由内而外,哀声遍野。




看着力量较弱的天使们伴随着痛苦的悲鸣,羽翼逐渐转黑,又渐渐被腐蚀,只剩下一个个巨大的骨翼留在背后,被剥夺了所有的神光。




苍青色的眼眸逐渐被深绿所掩盖。




认知了事实。






为何堕落?


金色头发慢慢转化为银色,如最锋利冷冽的寒风刺骨冰冷。




不再被神眷顾,不为神之所爱。




天堂之上,至此之后,再无路西菲尔。




- 吾名路西法




- 吾将升到天上,高举宝座在众神之上,与至上者同等




看着路西菲尔,不,今后该唤路西法了的凯利,一头暗蓝色的头发被黑暗侵蚀成暗黑,眼眸深处自外扩散的浓黑令人喘不过气来,只在流光间还有深蓝依稀可见。




杰克森的面容在脑海里浮现,微笑的,放空的、生动的、一幕幕都让凯利微微一笑。




强烈又清晰的在提醒着他,它早已知晓一切,只是从未说破,温柔而包容,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讽刺又合理。




路西法的堕落即是命定,也有神的推波助澜。




天堂之上有主神,地狱之下需魔王。




而路西法,则是最好的选择。




杰克森…




叹息轻不可闻。




你的存在,于神来说,究竟是什么…?





- (轮回) -




天堂里多了许多新天使,其中大部分都是新诞生的小天使。




小天使们活泼可爱,聪明伶俐,总是围在杰克森身边,或跪在它脚边枕着它的膝盖,乖巧认真的聆听着杰克森讲故事。




它们除了加百利之外,最喜欢的就是杰克森了,最顽皮捣蛋的小天使在杰克森面前都是那么的乖巧腼腆,红着脸偷偷看着它,心里美滋滋的。




自路西法上次攻打天界似乎已经过去很久了,久到人类的诞生,圣子在人间传播福音,人类编写了许多关于天界的故事,偶尔拉斐尔还会把故事编写成一本本合集,放在它的宫殿里,等待下次开茶话会时拿出来与天使们分享。




等到故事讲完,小天使们也依依不舍的离开,纷纷与杰克森告别后去下一位天使那儿学习新的课程。




目送着可爱的小天使们离开,杰克森最后站起身,起身往自己的宫殿走去。




那儿似乎都没有改变,就连堕天后的凯利 宫殿都还完整无缺的耸立在那儿,与它的宫殿交相辉映。




脚步迟疑了片刻,最终换了个方向,踏进凯利的领地。




一切似乎都没变,又切切实实的改变。




走近一处星光流动的水池,静止的水面彷如暂停的时间,手轻轻拨动水面,泛起一圈圈涟漪,神奇的出现了一幕幕满是凯利的画面。




无表情的、慵懒的、沉稳的、微笑的、一幕幕画面一一呈现在杰克森眼前,不稍片刻又消失,水面再次重归平静。




趴在水池边,墨黑的头发散在台阶,枕着手臂,闭上眼。




洁白的羽翼垂在身后。




恍惚间,似有一片黑色羽毛掉落在脚边,消失不见...




*  *  *




幽深的无边地狱里,没有白昼,只有无尽的黑夜。




巨大的圆月挂在天上,为这森森的空间照射一丝光亮。




凯利靠坐在椅上,静静的看着那轮月,身后的羽翼以一种怪异的姿势长在背上,一边是与黑暗融为一体的黑色羽翼,一边是巨大而恐怖的骨翼。即使容貌再俊美漂亮,也呈现出一种令人不敢靠近的危险感觉。




似是感应到了什么,手指微微抽动,暗色瞳孔异光流动,片刻归于平静。




从最初的相遇,就已昭示最后的结局。




-  杰克森,我会去找你的,无论你在哪里。





*   *   *




天堂之上,无一天使发现杰克森的消失,只有在那诞生之地,慢慢凝聚的小光芒预告着新天使的诞生。




那至高之处,至高宝座上的神眼眸微张,银色瞳孔散发着淡淡的微光,片刻后,再次慢慢合上...




神殿里一片寂静。





-  (相遇) -




- 世上即使几千亿万人,我也能在人群中第一眼就看见你。




“张保庆!你给我站住!!”




- 是遇见张保庆的阿易




“尹柯!”




- 是遇见尹柯的邬童




“谌浩轩。”




- 是遇见谌浩轩的夏常安




“千玺~”




- 是遇见易烊千玺的王俊凯






只要这样看着你,用所有的眼睛和所有距离,就像风住了,风又起。




                                                              - 冯唐 -






【完】






- 十八,是通向责任的彼方,是翱翔於天空的翅膀,是你想做而可以任性、可以承担、可以失败迷惘,继而笑着踏着步伐继续前进的无畏走廊。




- 我的心上人,十八生日快乐❤️



啪叽一下接过  @油炸食品旺旺小小酥  的棒棒(没有哇什么都没有), 下一刻满满的爱心就交给我们  @空衍  小仙女啦~







评论

热度(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