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包子萌萌哒

本人凯千➕牛鹿党,有喜欢的可以找我玩~

小心肝 2

漫天过海:

 


千智赫迟到早退了好几个月,虽说是自己开的广告公司,也好歹有个合伙人。四眼大学四年都是和他一个寝室的,性格合拍知根知底,毕业后都是在正经大公司待不住的人,就一起合伙做了自己的业务。


 


这行业,有能力加上点人脉,就不会太难混。千智赫的专业成绩一直很高,他出的设计稿被枪毙的概率也低。四眼家里有点关系,加上后期累积,两人做的也算是风生水起。


 


CBD高区的半层楼面,几十号人。


 


四眼从自己的办公室跑到千智赫的办公室门口去赌人:“你自打泡了美人,日日不早朝,这样好吗!看我一个人忙里忙外的,千总你良心不会痛吗?”


 


“滚!别给我哪壶不开提哪壶。”千智赫一开电脑,果然有满满的好几封客户邮件需要他修改设计稿或者完稿。


 


“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何必单恋一枝花,放眼望去,还有那么多俊男美女呢。”


 


千智赫透过落地玻璃窗看出去,脚下一片屋顶和薄薄一层霾。还能隐约倒影出叉着大长腿坐在设计台前的自己。他对镜摸了摸微微长出些胡渣来的下巴,又转向四眼:“你说我,是不是年老色衰?魅力不及当年?”


 


哎哟喂,折煞我也。


 


四眼回想当年,千智赫风头无人能及不仅横扫美术专业,连带边上舞蹈系,声乐系,简直大学里整个艺术界都为他所倾倒。


 


这家伙篮球场上投个三分,舞台中间扭个腰,麦克风前卖个深情,都是乌泱泱的迷倒一大片。


 


而现在,公司里的小花痴们先不提,那些稳定的大客户里,多少市场部的美女高管不是卖了千智赫几分面子,又刻意安排过多少饭局和联谊。


 


“别呀,你要是怀疑自己的魅力,我岂不是要怀疑人生。”四眼想了想,千总这还是太久没有放松回到舒适圈里,尽给自己找膈应了。“来来来,晚上BOOM走起,去炸个场子,重拾一下自信心。”


 


 


这晚,Karry难得清静。办公室里竟然没有千智赫的身影,而且,就连个消息都没有。


 


Karry在食堂里一边吃饭,一边反复的查看微信。难不成手机坏了?或者是那小子出了什么事情?


 


一顿饭没吃几口,倒生出些患得患失的情景。Karry回忆了一下今天早上千智赫来送早饭时的情景,也基本和平常无异。


 


桌子上照例是豆浆油条和肉包子。已经是美国胃的王凯利医生早就在家里吃过了牛奶沙拉,他闻不惯豆腥气,也觉得一早又是油炸又是荤腥的实在很不健康。只是他从来不说,他觉得这样会有表错义的危险,弄得和自己提要求一样去折腾别人再特意准备一番。


 


要是千智赫真按照自己口味来送早饭,自己又不吃显得矫情。


 


于是,他还是推回去:“你自己吃吧,我已经吃过了。”


 


千智赫也不客气,反正他每天来送早饭,然后每天都是进了自己的肚子里。毕竟浪费粮食是可耻的。


 


“我说,今天空气质量真差。”千智赫看着王凯利熟练的脱下休闲西装外套然后换上白大褂,那截长又直的腰身落在他眼里,豆浆里仿佛也都是粉红泡泡。


 


Karry流畅的动作稍微卡顿了一下,拿出口罩来的同时也丢了一个给千智赫,“雾霾天记得带个口罩,摩托也别开了都暴露在PM2.5里。”


 


“哇塞!你这是在关心我吗?我有头盔的,不过,”千智赫把口罩小心翼翼的放在兜里,“这是情侣款我得收藏起来。”


 


“有病!全医院都是情侣款好吗!快走快走,我要工作了!”Karry真是佩服了这小孩子每次都能妥妥的惹毛自己。


 


 


Karry回味了自己的语气,是有点凶了好像有点过分。但是平时好像也一直就是这么撵人的,千智赫走的时候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和留言。


 


有些患得患失,Karry又看了一眼手机屏,怕有病的是自己吧,人要是不来了多好,再也别来了才更好呢。


 


哼。


 


 


夜场就是千智赫的主场,昏暗的灯光,厚重的节奏,妖冶的人群,耸动的激情。


 


才喝了几杯暖暖身,就不停的有人蹭过来搭讪。甚至还有小姑娘到一边来偷拍。


 


果然自信心又满血了,千智赫仰头干了一杯威士忌,蹦蹦跳跳的挤到舞池中央。他一旦扭动起来,方圆几里就都是他的主场。宽松的衬衣上面扣的好好的,而底下的几颗却大敞开着。随着舞动的韵律翻飞的衣裾还有明晃晃的柔韧却有力的腹肌。


 


那些隐没的曲线肆意的引爆着热辣的气氛,掀起一轮轮火爆的叫喊和一阵阵的闪光灯。


 


夜色渐浓。


 


Karry穿着宽松的毛衣,端着热巧克力在书桌前翻阅资料。项目组今年需要提交一篇论文,Karry承接了老师的前期研究再作一些总结和整理。


 


他喜欢一尘不染的工作环境,就如他现在那张精致的冰冷的全玻璃书桌,透明又干净。修长的手指灵巧的在笔记本电脑前敲敲打打,Shit,又写了错字。


 


今晚的效率很低,他索性先放一放工作。


 


又不经意的去触碰手机,这个习惯很不好。他专心工作的时候一般都是与世隔绝不受干扰的状态。但今天,明明没有干扰的,反倒显得,他在骚扰手机。


 


正这么自嘲着,朋友圈又更新了一些新的消息。


 


几个年轻小护士结伴去夜生活了,平日里朴素的包裹在工作服和口罩下的容颜被刻意打扮过,浓艳到几乎认不出来。


 


到底还是些小姑娘,迫不及待的换上另一幅时髦又前卫的外貌,晒着PS过的自拍和纸醉金迷的精彩。


 


Karry回国后除了老师和项目组的骨干医生团队,很少与人结交。当然这也并不阻碍,那些前赴后继来套近乎和加他微信的小护士。


 


他看别人秀出来的私生活,也当作是重新认识久违的城市故土的一个接口。


 


只是他没有想到,在这里还能看到千智赫的另一面的。


 


因为过于昏暗的灯光模糊的画面,还有嘈杂又热闹的收音。但是那个关节和肌肉过分灵活并不遗余力让它们凹出撩人姿势的人,他还是认出来了。


 


毕竟,好几个月早早晚晚的紧跟着自己的小尾巴。


 


是一根挺漂亮的小尾巴。


 


并且,是一根要翘到天上去的小尾巴。


 


 


 


* 对不住前一篇已经点赞给评论的亲人们,因为我解封后又莫名被封了.然后我忍不住了我删除重新发。


* 经过我刻苦的一点点尝试后,发现敏感在关于歪脖子树上抹脖子这个隐晦的描写上了。我输得很彻底。


 


 

评论

热度(576)